返回
联系我们
分类

程老在治疗小儿慢性泄 泻的过程中,浓稻米粥汤应作为婴幼儿腹泻的常规饮食疗法

日期: 2020-01-21 22:34 浏览次数 : 112

米油,即取一斤稻米水煮滚开一定时间,粥汁上面浮起的一层细腻、黏稠、形如膏油的物质,俗称粥油。清代医家赵学敏在《本草纲目拾遗》里称米油为黑瘦者食之,百日即肥白;以其滋阴之功胜于熟地。王孟英在《随息居饮食谱》里说:米油可代参汤。笔者认为,浓稻米粥汤应作为婴幼儿腹泻的常规饮食疗法,可6~8小时做一次,装在保温瓶内,根据需要定时适量喂养患儿。

分析:调护失宜,感受风寒,寒邪客于肠胃,寒凝气滞,中阳被困,运化失职,故见大便清稀,粪多泡沫,臭气不甚。风寒郁阻,气机不得畅通,故见肠鸣腹痛。恶寒发热,鼻流清涕,咳嗽,舌淡,苔薄白,均为风寒外袭之象。

泄泻是以大便次数增多、 粪质稀薄或完谷不化, 甚 至泻出如水样为特征的一种小儿常见病。一年四季均 可发生, 以夏秋季节发病率高, 2 岁以下小儿发病 率高 [1 ] 。 程家正, 男, 浙江吴兴人, 著名中医儿科学 家, 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主任医师、 教授, 上 海市名中医, 曙光医院终身教授。程老行医 70 载, 至 今仍亲临临床, 研读经典, 孜孜不倦地整理临床经验, 形成重视肺脾肾三经的关系以治疗儿科疾病的学术思 想。本文将其治疗小儿腹泻的经验总结如下。1 病机辨析程老指出, 中医药在治疗小儿泄泻方面有独特优 势, 对于小儿慢性泄泻可明显缩短其病程。程老从现 代人的生活条件、 生活习惯、 饮食结构等入手, 深入钻 研了小儿泄泻的病因病机, 认为脾虚湿盛是小儿慢性 泄泻反复不愈的根结所在。因此, 该病辨证应重视发 病的根源, 健脾运食是其治本之道。程老师从丁济万, 深获薪传, 得识孟河医派之医 道, 在徐仲才、 王玉润等名家带领下深得徐小圃学派的 中医儿科诊治真传, 并且独创了“幼医三字经” [2 ] 。强 调本病内因为主, 而外感风寒、 喂养不当等外因是在内 因前提下的诱发因素。程老认为小儿慢性泄泻的发病 或因小儿脏腑娇嫩, 冷暖不知自调, 感受外邪;或因伤 于饮食, 乳哺不当, 过食生冷瓜果及难以消化的食物; 或因小儿素体脾胃虚弱, 运化失职致水反为湿。小儿 稚阳未充, 稚阴未长, 形体脏腑娇嫩, 或于外邪侵袭, 或 于饮食不当, 致使脾胃虚弱, 脾虚则运化失职造成脾虚 湿盛, 是小儿慢性泄泻的根本原因。程老根据病程长短将小儿腹泻分为暴泄和久泄。 暴泄多为急性期以邪实为主, 当治其标, 以清肠解热、 疏散风寒、 消食化滞、 化湿止泻为主, 则邪祛泄止;久泄 多为缓解期以虚证或虚中夹实为主, 当标本同治, 以健 脾益气、 温补脾肾为主, 则泄泻终止。小儿慢性泄泻, 正气耗损, 病邪依恋, 病程迁延, 肺脾肾三脏功能失调。 程老提出运脾化湿、 综合治疗为治疗小儿慢性泄泻的根本。2 治疗心得2.1 运脾化湿, 益气养胃 小儿慢性泄泻的内因是脾 虚湿盛。脾气受损, 表现为病程较长, 大便稀溏, 多于 食后作泄 。《素问·阴阳应象大论》 曰 :“湿胜则濡 泻 。 ” 《素问·生气通天论》 谓 :“长夏善病, 洞泄寒中。 ” 程老治疗小儿慢性泄泻重视调理脾胃, 使脾气健、 水湿化, 常用方剂如白术散、 理中汤、 四神丸、 平胃散 等。脾虚湿盛、 泄泻日久者, 重用党参、 白术、 茯苓、 干 姜, 可加山药、 黄芪、 薏苡仁等;胃纳呆滞、 腹胀不舒者, 可加藿香、 陈皮、 厚朴、 木香理气消食消胀;若兼风寒, 伴恶寒发热, 可加防风炭、 荆芥解表散寒、 祛风止泄;食 积停滞, 大便酸臭者, 重用神曲、 麦芽、 山楂、 鸡内金消 食化积导滞。2.2 温补脾肾, 固涩止泻 肾为先天之本, 主水;脾为 后天之本, 主运化。小儿慢性泄泻致使脾阳受损, 日久 则脾损及肾, 造成脾肾阳虚。程老在治疗小儿慢性泄 泻的过程中, 除重视脾胃外, 也非常重视培补先天肾 阳。常辨证运用温补脾肾、 固涩止泻之法。方选附子 理中汤、 四神丸等加减。小儿慢性泄泻一般病程较长, 久则必伤及肾阳, 肾 阳虚则阴寒内盛, 而见澄澈清冷、 完谷不化、 脱肛。此 时在健脾的同时应重视补肾阳, 可选升麻、 补骨脂、 山 茱萸、 肉苁蓉等药。2. 3 中医脐疗, 直达病所 脐 通过所属 经— — —任脉, 既和十二经脉相连, 又与奇经八脉相通, 也与脏腑相通, 因此脐疗可疏通经气、 调和气血、 平衡 阴阳, 对小儿泄泻具有较好的疗效 [3 ] 。《针灸资生经》 曰 :“若灸溏泄, 脐中第一, 三阴交等穴, 乃其次也。 ” 程老深知脐乃经络的总枢、 经气的江海, 在治疗小 儿慢性泄泻中药内服的基础上往往辅以小儿脐疗外治 法, 以有效缓解泄泻等症状。加之紫外线的温煦作用, 可使气血流畅、 经络畅达。内外合治, 可明显缩短小儿 慢性泄泻的病程。程老脐疗用药擅用苍术、 厚朴、 木香等。其中苍术 燥湿健脾、 祛风除湿、 解郁辟秽 , 《本草纲目》 谓其“治湿 痰留饮, 或挟瘀血成窠囊, 乃脾湿下流, 浊沥带下, 滑泻 肠风” 。程老之所以选取此药是该药可针对小儿慢性 泄泻的主要病因病机, 即脾虚湿盛, 苍术可起到健脾燥 湿之功效。厚朴可燥湿除满、 行气消积, 正如《本草正》 所言 :“温降, 散滞, 除寒湿泻痢。 ” 具体的用法:嘱咐患 者每日 1 次, 每次 4 ~6 h, 将三药制成的粉剂填于脐中 央用医用胶带固定。2.4 小儿按摩, 简便效廉 腹部按摩使胃肠等脏器的 分泌活跃, 从而加强对食物的消化、 吸收和排泄, 改善 肠的蠕动能力 [4 ] 。程老建议父母在家为患儿进行腹部 按摩要分清补泻, 效果会更好。例如逆时针按揉为补, 顺时针按揉则为泻;从左肚角开始, 经过中脘、 天枢、 丹 田等穴位, 到右肚角结束为顺时针, 反之则为逆时针。3 验案举隅汤某, 女, 2 岁。初诊日期:2016 年 10 月 11 日。 患儿慢性泄泻半年加重 3 日, 泻出物为白色稀水 样便, 每日 7 次左右, 每次泻水量较多, 口渴不止, 小便 短少, 不思进食。来诊时患儿精神萎靡, 头倾不举, 面 色淡白, 四肢周身皮肤干皱, 两眼稍凹陷, 舌淡质燥。 体检:腹部平坦, 腹软, 触诊未见压痛、 反跳痛及肌紧 张, 叩诊无移动性浊音, 胃泡鼓音区正常, 膀胱叩诊阴 性;听诊肠鸣音无亢进, 次数增多, 6 次/min。振水声未 见;舌淡质燥, 脉细。实验室检查:血常规正常, 粪常规 正常, 轮状病毒阴性 。中医诊断:泄泻;辨证:脾胃虚弱, 气阴两伤;治法: 补脾健胃, 生津止渴;方以七味白术散及人参乌梅汤 加减。处方:藿香 6 g, 广木香 3 g, 煨葛根 10 g, 太子参 10 g, 炒白术 10 g, 白茯苓 10 g, 炙甘草 3 g, 山药 10 g, 川石斛 6 g, 乌梅 6 g, 车前子 10 g。水煎服, 每日 1 剂。 脐疗方:苍术 12 g, 厚朴 10 g, 木香 10 g, 芡实 8 g, 炒扁豆 10 g, 补骨脂 8 g。敷脐部, 每日 1 剂。 二诊:腹泻渐止, 口渴减轻;精神较前 好转, 舌淡红稍燥。症状好转, 但形体仍弱, 脾胃尚不 健, 继拟四君子汤加减而治, 逐渐恢复而愈。按 此患儿因脾胃健运失职, 不能将其精微散布 于全身, 因而水反为湿, 谷反为滞, 水湿水谷合污而下, 成脾虚泄泻。且因大量泻水后, 津液耗伤, 故出现口渴 引饮、 愈饮愈泻、 愈泻愈渴、 皮肤干皱、 两眼凹陷等症 状, 前人称 “久利伤阴” 是也。故予七味白术散(此方出 自 《六科准绳》 , 由四君子汤加葛根、 藿香、 木香组成)加 用人参乌梅汤加减。方中人参益气补脾;白术健脾燥湿;藿 香芳香化湿、 和胃健脾;木香行胃肠气滞;葛根生津止 渴、 升发清阳, 鼓舞脾胃之气上行, 止泄泻;白茯苓渗湿 健脾;甘草甘缓和中;山药健脾;乌梅、 川石斛养阴生津 止渴;车前子利尿、 渗湿止泻, 起到“利小便所以实大 便” 之功用。诸药合用, 功能补脾健胃、 生津止渴, 则上 述诸症可愈。来源:上海中医药杂志 作者:徐荫荫 程家正 沈健

4.金矾散:炙鸡内金、枯矾等分,共研极细末,每包1克,婴幼儿3-6个月者每服1包,6-12个月者每服1.5包,1-2岁者服2包,2岁以上者酌情增量,均为日服3次,淡糖盐水或开水送服。

通过上述两种方案配合施治,婴幼儿腹泻一般可获痊愈。若遇疗效欠佳者,可加服双歧因子制剂或双曲杆菌制剂。

治法:清热利湿。

腹泻—中医称泄泻,是以脾胃功能失调,引起大便稀薄或如水样,便次增多为其主要症状的病症。

婴幼儿腹泻为婴幼儿的常见病之一。由于其病因复杂多样,加之小儿体质弱,抗病能力较差,医生治疗时常无从下手。笔者研读了中医儿科和西医儿科的相关文献,结合多年的临床实践,总结出治疗婴幼儿腹泻的有效方法。

证候:久泻不止,大便清稀,完谷不化,或见脱肛,形寒肢冷,面色光白,精神萎靡,睡时露睛,舌淡苔白,脉细弱。

《幼科全书?泄泻》有“凡泄泻皆属湿”之说。

从中医角度看,小儿泄泻的病理变化关键在脾,终及于肾,起因各异,然总以大便含水量多而频出为主,其所出之水液实为滋养脏腑筋肉之水液。小儿体质娇嫩,稚阴稚阳,较易出现伤阴、伤阳之证或有阴竭、阳脱之重症,故涩肠止泻应早用,以固水液之脱,防水液大伤而导致不良后果。当然,固涩止泻并非一概尽涩,或涩而渗之,或涩而清之,或涩而消之,或涩而温之等。做到止泻不留邪,却邪不伤水。

3.辨虚实泄泻病程短,泻下急暴,量多腹痛,多属实证。泄泻日久,泻下缓慢,腹胀喜按,多为虚证。迁延日久难愈,泄泻或急或缓,腹胀痛拒按者,多为虚中夹实。

外敷法治疗:1.云南白药穴位贴敷:用70-75%酒精将云南白药调成糊状,敷盖在神阙穴上,无菌纱布覆盖胶布固定,1天换药1次。适用于功能性腹泻。

婴幼儿的消化系统尚未发育成熟,胃酸和消化酶分泌较少,消化酶的活性较低,而腹泻时消化道功能更加紊乱。因此,不管是哪种因素导致的婴幼儿腹泻,均宜饮食疗法。轻型婴幼儿腹泻者,禁奶或禁不易消化的食物至少48小时;重型婴幼儿腹泻者,禁奶或禁不易消化的食物至少72小时。在此期间,一律用浓稻米粥汤喂养,酌情加点糖和细盐于汤内调匀。

2.辨轻重大便次数一般不超过10次,精神尚好,无呕吐,小便量可,属于轻证。泻下急暴,次频量多,神萎或烦躁,或有呕吐,小便短少,属于重证。若见皮肤干枯,囟门凹陷,啼哭无泪,尿少或无,面色发灰,精神萎靡等,则为泄泻的危重变证。

类似西医学的小儿肠炎或消化不良或单纯性腹泻。

米油作为常规疗法

49例隐孢子虫肠炎患儿,病程最短1天,最长1年。用驱隐汤:苍术、苦参、百部各6g,白芍、槟榔、葛根各log,陈皮、芜荑、甘草、雷丸各5so可随证加减。水煎取lOOinL,分3次口服。每日1剂,6日为1疗程。经治疗1个疗程,47例治愈,2例无效。

历代医家认识:《素问》说:“湿胜则濡泻”。

固涩止泻应为首选

证候:泻下不止,次频量多,精神萎靡,表情淡漠,面色青灰或苍白,哭声微弱,啼哭无泪,尿少或无,四肢厥冷,舌淡无津,脉沉细欲绝。

3.干荔枝壳10个,加水一碗煎服,一次即止。

婴幼儿腹泻属于中医的泄泻范畴,历代医家对泄泻论述颇多,按病因分为湿泻、热泻、寒泻、食泻、暑泻、痰泻,按脏腑分为脾泻、肾泻、胃泻、小肠泻、大肠泻上述诸多治法颇为繁琐,笔者认为固涩止泻较适宜婴幼儿腹泻的治则。

证候:大便水样,或如蛋花汤样,泻下急迫,量多次频,气味秽臭,或见少许粘液,腹痛时作,食欲不振,或伴呕恶,神疲乏力,或发热烦闹,口渴,小便短黄,舌红,苔黄腻,脉滑数。

发病季节:一年四季均可发病;夏、秋两季多发。

1.注意饮食卫生,食品应新鲜、清洁,不吃变质食品,不要暴饮暴食。饭前、便后要洗手,餐具要卫生。

饮食疗法:1.焦米粥:白粳米100克。将米炒焦,加水煮作粥,任意食用。水泻或稀便,日数次,不思饮食者。

[现代研究]

2.鲜马齿苋30-60克,加水煎成150毫升,每次服用40-60毫升,每日3次。清热除湿止泻,治感染性小儿腹泻。

4.大便镜检可有脂肪球或少量白细胞、红细胞。

附子理中丸:脾肾阳虚泻,粪清稀,完谷不化、精神萎靡;

1.伤食泻

2.丁桂散:丁香1份、肉桂2份,共研末。每用1-3克,置肚脐内,外用胶布或纸膏药粘贴,每日换药1次。用于寒泻、虚泻。

方药:葛根黄芩黄连汤加减。常用药:葛根解表退热、生津升阳,黄芩、黄连清解胃肠之湿热,甘草调和诸药,共具解表清肠、表里双解之功。热重于湿,加连翘、马齿苋、马鞭草清热解毒;湿重于热,加滑石、车前子、茯苓、苍术燥湿利湿;腹痛加木香理气止痛;口渴加生石膏、芦根清热生津;夏季湿浊中阻加藿香、佩兰芳化湿浊;呕吐加竹茹、半夏降逆止呕。

单验方治疗:

[其他疗法]

3.吴茱萸30克、苍术30克、丁香6克、胡椒30粒。用火焙干,研粉,混合和匀,瓶装备用。取上药散2克,用茶油或热米汤拌匀敷脐部,外用纱布封贴脐部。一天一次。

二、鉴别诊断

保和丸:伤食泻,腹胀、纳差、粪便酸臭;

内伤饮食小儿脾常不足,运化力弱,饮食不知自节,若调护失宜,乳哺不当,饮食失节或不洁,过食生冷瓜果或不消化食物,皆能损伤脾胃,而发生泄泻。故《素问痹论》说:“饮食自倍,肠胃乃伤。”伤食泻既可单独发生,更多于其他泄泻证候中兼见。

四神丸:同前而偏肾虚者,黎明泄泻,身寒肢冷,面色白。

治法:消食导滞。

3.健脾八珍糕:炒党参、茯苓、炒薏仁、炒芡实、陈皮、炒白术、炒扁豆、炒山药、莲子、炒粳米。婴儿每次1-2块,幼儿每次3-4块,每日早、晚各1次,开水冲服或炖服。用于脾虚泄泻。

痢疾大便稀,有粘冻或脓血,便次增多于里急后重,腹痛明显。大便常规检查红细胞、白细胞均多,可找到吞噬细胞;大便培养有痢疾杆菌生长。

2.健脾止泻食疗方:云茯苓粉20克,赤小豆50克,薏苡仁100克。赤小豆水泡发半天,与薏苡仁共煮粥,赤小豆烂后加入茯苓粉再煮成粥,加糖少许调味。随意服用,连服1个月。

方药:参苓白术散加减。常用药:党参、白术、茯苓、甘草益气补脾,山药、莲肉、扁豆、薏仁健脾化湿,砂仁、桔梗理气和胃。胃纳不振,舌苔腻,加藿香、陈皮、焦山楂以芳香化湿,理气消食助运;腹胀不舒加木香、枳壳理气消胀;腹冷舌淡,大便夹不消化物,加干姜以温中散寒,暖脾助运;久泻不止,内无积滞者,加肉豆蔻、诃子、石榴皮以固涩止泻。

最后提示:提倡母乳喂养,避免夏季断乳、改变饮食种类;讲究饮食卫生,勿食摊食;避免受暑或着凉;根据体质喂养。

3.加强户外活动,注意气候变化,及时增减衣服,防止腹部受凉。

参苓白术丸:脾胃虚弱,无食欲,大便稀;

2.有乳食不节,饮食不洁或感受时邪病史。

小儿为“稚阴稚阳”之体;脾气、脾阳虚则失于运化,肾阳虚则火不暖土。

证候:大便清稀,中多泡沫,臭气不甚,肠鸣腹痛,或伴恶寒发热,鼻流清涕,咳嗽,舌淡,苔薄白。

1.车灶汤:车前子15克,灶心土鸡蛋大1块。加水500毫升,煎至250毫升,分2-3次服完,1日1剂,连服1-2剂。

2.阴竭阳脱

《景岳全书?泄泻》指出“泄泻治本无不由于脾胃……若饮食失节,起居不时,以至脾胃受伤,则水反为湿,谷反为滞……而泻利作矣。”

分析:湿热之邪,蕴结脾胃,下注肠道,传化失司,故泻下稀薄如水样,量多次频。湿性粘腻,热性急迫,湿热交蒸,壅阻胃肠气机,故泻下急迫,色黄而臭,或见少许粘液,腹痛时作,烦闹不安;湿困脾胃,故食欲不振,甚或呕恶,神疲之力。若伴外感,则发热;热重于湿,则口渴;湿热下注,故小便短黄;舌红,苔黄腻,脉滑数,均为湿热之征。

发病年龄:小儿最常见;2岁以内婴幼儿更多见。

3.甘露消毒丹每服2-3g,1日3—4次。用于暑湿泄泻。

发病原因:1.伤湿;2.伤食;3.脾胃虚弱或脾肾阳虚。

《小儿卫生总微论方吐泻论》:“小儿吐泻者,皆由脾胃虚弱,乳哺不调,风寒暑湿,邪干于正所致也。”

治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