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分类

心主身之血脉,然治痿独取阳明

日期: 2020-03-20 12:59 浏览次数 : 60

轩辕氏问曰∶五脏令人痿,何也?岐伯对曰∶肺主身之皮毛,心主身之血脉,肝主身之筋膜,脾主身之肌肉,肾主身之骨髓,故肺热叶焦,则皮毛柔弱急薄着,则生痿 也。

《内经》曰∶肺热叶焦,五脏由此受之,发为痿蹶。心气热生脉痿,故胫纵不任地;肝气热为筋痿,故宗筋弛纵;个性热生肉痿,故痹而不任;肾气热生水肿,故足不任身。然治痿独取阳明。阳明者,五藏六府之海,主润宗筋,宗筋主束骨而利机关也那样。故阳明虚则宗筋纵,带脉不引,故足痿不用也。

经义

诸痿多因肺热生,故云痿独取阳明。明显自是膏粱疾,勿以为风云立名。

又曰∶湿热不攘,大筋 短,小筋弛长。 短为拘,弛长为痿。

《内经》曰∶肺热叶焦,五脏因此受之,发为痿 。心气热为脉痿,则胫纵而不任地。肝气热为筋痿,故筋急而挛。

或曰∶手阳明大肠经,肺之腑也。足阳明益气健脾,脾之腑也。治痿之法,取阳美赞臣(Meadjohnson卡塔尔(KaricareState of Qatar经何也?愿明以告笔者。丹溪先生曰∶《内经》云∶诸痿生于肺热,只此一句,便见治法大体。经曰∶东方实,西方虚,泻南方,补北方。此固是就生克言补泻,而大经大法,不外于此。东方木,肝也;西方金,肺也;南方火,心也;北方水,肾也。五行之中,惟火有二,肾虽有二,水居其一。阳常常有余,阴常不足,故经曰∶一水不胜二火,理之势将。肺金体燥而居上,主气,畏火者也。脾土性湿而居中,主四肢,畏木者也。火性炎上,若嗜欲无节,则水失所养,木寡于畏而侮所胜,肺得火邪而热矣。木性刚急,肺受热则金失所养,木寡于畏而侮所胜,脾得木邪而伤矣。肺热则无法管摄一身,脾伤则四肢不能为用,而诸痿之病作矣。泻南方,则秘精益气清而东方不实,何脾伤之有?补北方,则心火降而西方不虚,何肺热之有?故阳明实,则宗筋润,能束骨而利机关矣。治痿之法,无出于此。骆隆吉亦曰∶风火既炽,当滋肾水。东垣先生取香树为君,黄 等果胶素之辅佐,以治诸痿而无一定之方。有兼痰积者,有湿多者,有热多者,有湿热相半者,有挟气者,临病制方,其擅鹤壁痿者乎!即便药中肯綮矣,若将理失宜,圣医不治也。天产作阳,浓味发热,先哲格言,然而患痿之人,若不淡薄食味,吾知其必不能够安全也。

《痿论》帝曰∶五脏惹人痿,何也?岐伯曰∶肺主身之皮毛,心主身之血脉,肝主身之筋膜,脾主身之肌肉,肾主身之骨髓。故肺热叶焦,则皮毛薄弱急薄,着则生痿 也。

夫痿有五∶脉、筋、骨、肉、痿蹶是也。古方多以治风之药通治痿,何其谬也。至丹溪始辨之,以风、痿二证另立篇目,源流差异,治法迥别,此开千古之弊也。丹溪云∶《内经》谓诸痿起于肺热。又谓治痿独取阳明。盖肺金体燥,居上而主气,畏火者也。脾土主湿,居大旨,主四肢,畏木者也。火性炎上,若嗜欲无节,则水失所养,火寡于畏而侮所胜,肺得火邪而热矣。木性则急,肺受热邪则金失所养,木寡于畏而侮所胜,脾得木邪而伤矣。肺热则无法管摄一身,脾伤则四肢无法为用,而诸痿作矣。故泻火则肺金清而木不实,何伤脾之有?补肾水则心火降而肺金不虚,何肺热之有?故阳明实则宗筋润而能束骨,关节利矣,治痿之法,莫出于此。然或有湿热,或痰,或脾虚,或血虚,或死血,或食积,妨碍不得降者,比比皆然,当审而疗之,尤当淡薄滋味焉。

本性热为肉痿,则胃干而渴,肌肉不仁。肾气热为健忘,则腰膝不举,骨枯而髓减。又曰∶治痿者独取阳美赞臣(Meadjohnson卡塔尔国经,阳明者五藏六府之海,主润宗筋,能束骨而利机关也。冲脉者经脉之海也,主渗灌溪谷,与阳明合于宗筋、阴阳总宗筋之会,会于气冲,而阳明为之长,皆归于带脉,而络于督脉。故阳明虚则宗筋弛纵,带脉不引,故足痿不用也。治法各补其荥而通其 ,调其背景,和其逆顺,筋脉骨血。各以其时受月,则病已矣。言治诸痿宜调补各脏,以待其旺月而病安也。

丹溪云∶痿证断不可作风治而用风药,有湿热、湿痰、血虚、阳虚、淤血。湿热,东垣健步丸加燥湿降阴火药,马蓟、黄芩、柏树、牛膝之类。湿痰,二陈东加苍术、山蓟、黄芩、柏树、竹沥、姜汁;血虚,四君子东加黄芩、侧柏、苍术之类;阳虚,四物东加黄柏、苍术煎送补阴丸。亦有食积、死血妨碍,不得下落者,大率属热。用参术四物汤、柏树之类。

心气热,则下脉厥而上,上则下脉虚,虚则生脉痿,枢折挈,胫纵而不任地也。肝气热,则胆泄口苦,筋膜干,筋膜干则筋急而变,发为筋痿。个性热,则胃干而渴,肌肉不仁,发为肉痿。肾气热,则腰脊不举,骨枯而髓减,发为便秘。帝曰∶何以得之?曰∶肺者,脏之长也,为心之盖也,有所失亡,所求不得,则发肺鸣,鸣则肺热叶焦。故曰∶五脏因肺热叶焦,发为痿 ,此之谓也。难过太甚则胞络绝,胞络绝则阳气内动,发则心下崩,数溲血也。故《本病》曰∶大经空虚,发为肌痹,传为脉痿。思想无穷,所愿不得,意淫于外,入房太甚,宗筋弛纵,发为筋痿,及为白淫。故《下经》曰∶筋痿者,生于肝,使内也。有渐于湿,以水为事。若持有留,居处相湿,肌肉濡渍,痹而不仁,发为肉痿。故《下经》曰∶肉痿者,得之湿地也。有所远行、劳倦,逢大热而渴,渴则阳气内伐,内伐则热舍于肾。肾者,水脏也。今水不胜火,则骨枯而髓虚,故足不任身,发为淋病。故《下经》曰∶牙痛者,生于大热也。帝曰∶何以别之?曰∶肺热者,色白而毛败。心热者,色赤而络脉溢。肝热者,色苍而爪枯。脾热者,色黄而肉蠕动。肾热者,色黑而齿槁。帝曰∶论言治痿者独取阳明,何也?曰∶阳明者,五藏六府之海,主润宗筋,宗筋主束骨而利机关也。冲脉者,经脉之海也,主渗灌溪谷,与阳明合于宗筋。阴阳总宗筋之会,会于气街,而阳明为之长,皆归属带脉,而络于督脉。故阳明虚则宗筋纵,带脉不引,故足痿不用也。帝曰∶治之奈何?曰∶各补其荣,而通其俞,调其来历,和其逆顺,筋脉骨肉,各以其时受月,则病已矣。帝曰∶善。

痿因肺燥,脉多浮弱。寸口若沉,发汗则错。足痛或软,专审于尺,滑疾而缓,或沉而弱。

经曰∶肺者,脏之长也,为心之盖也。五脏因肺热发为痿 ,此之谓也。

丹溪曰∶《内经》谓诸痿起于肺热,又谓治痿独取阳美赞臣经。盖肺金体燥居上而主气,畏火者也。脾土性湿居中而主四肢,畏木者也。火性炎上,若嗜欲无节,则水失所养,火寡于畏而侮所胜,肺得火邪而热矣。木性刚急,肺受热则金失所养,木寡于畏而侮所胜,脾得木邪而伤矣。肺热则不能够管摄一身,脾伤则四肢不能够为用而诸痿作矣。泻南方则肺金清而东方不实,何脾伤之有,补北方则心火降而西方不虚,何肺热之有,故阳明实则宗筋润,能束骨而利机关矣。治痿之法,无出于此。即便天产作阳,浓味发热,凡病痿者,若不淡薄食味,吾知必不可能保其安全也。又曰∶内经论风论痿,各有篇目,源流分裂,治法迥异,局方乃以治风之药通治诸痿,何其谬哉。按丹溪此论一出,扫尽千古之弊,叮咛告戒,特别明亮,学人睨而不视,则为聩者之雷霆,瞽者之日月耳。夫医生为人之司命,其可不用心于此乎。

清燥汤 治温热成,痿以燥金受湿热之邪,是绝寒水生化之源,绝则肾亏,痿厥之病大作,腰以下痿软瘫痪无法动。

《生气通天论》曰∶因于湿,首如裹,湿热不攘,大筋 短,小筋弛长, 短为拘,弛长为痿。

虚痿

脉法

黄 马蓟 苍术 橘皮 泽泻 玄及 沙参 白茯苓个 升麻 麦门冬 金当归 地黄 曲末 猪苓 酒香柯树 柴胡黄连 甘草

《本神篇》曰∶精伤则骨酸痿厥,精时自下。

大率虚与热,气血两虚者,四物汤加参、 、羊乳、香柯树。热多加黄芩。只血虚,四物汤加柏树、赤术,或丹溪补阴丸。阳虚者,四君子汤加香柏、铃儿草。

经曰∶肺热叶焦,五脏因此受之,发为痿 。心气热,则生脉痿,枢折挈,胫纵而不任地也。肝气热,则胆泄口苦;筋脉干,则筋急而挛,发为筋痿。天性热,则胃干而渴,肌肉不仁,发为肉痿。肾气热,则腰肾不举,骨枯而髓减,发为水肿,故足不任身。治痿之法,独取阳明。阳明者,五藏六府之海,主润宗筋,宗筋主束骨而利机关也,云云。故阳明热则宗筋纵,带脉不引,故足痿不用也。

《脉经》曰∶肺痿脉必浮而弱,其人欲咳不得咳,咳则出干沫,久久则热结淋痛。

上 咀。每半两,水煎,空心热服。

《根结篇》曰∶阳明为阖,阖折则气无所小憩,而痿疾起矣。故痿疾者,取之阳明,视有余不足,无所平息者,真气稽留,邪气居之也。

食积

寸口脉不出,反为发汗,阳脉早索,阴脉不涩,三焦踟蹰,入而不出,阴脉不涩,肉体反冷,其内反烦,多吐唇燥,小便反难,此为肺痿,伤于津液,便如烂瓜,亦如豚脑,但因误发汗故也。

健步丸 治膝中无力,伸而不得屈,屈而不得伸,腰背、腿脚沉重,行步辛勤。

《邪气脏腑病形篇》曰∶肺脉微缓为痿 偏风。脾脉缓甚为痿厥,微缓为风痿,四肢不用,心慧然若无病。肾脉微滑为吐血,坐不可能起,起则目无所见。

食积瘀血妨碍不得降者,四物汤对二陈汤加桃仁、红花、柏树、神曲。湿痰者,二陈汤加苍、杨枹蓟、芩、柏、竹沥、姜汁。食积者,二陈汤加苍、柏、实、曲。

陈无择云∶人身以皮毛、血脉、筋脉、肌肉、骨髓以成其形。内有五脏以主之。若外随情妄用喜怒劳佚,招致五内精血耗散,使血脉、筋骨,肌肉痿弱,无力以运动,故致痿 ,状与柔风、香港(Hong Kong卡塔尔脚相类。柔风、东方之珠脚,皆外因风寒,正气与邪气相搏,故作肿而惨重,为邪实。痿则内脏不足所致,但不为聘用,更无痛苦,此血气之虚。

方法

羌活 山菜 百枝 川乌头 炒山碱皂 炙乌拉尔甘草 木防己苦参 大红袍 瓜蒌根 泽泻

论证

湿热

丹溪曰∶有湿热,有痰,有阳虚,有弱者,亦有死血者,有食积妨碍升降者。

上为末,酒糊丸如桐子大。每服三十丸,煎愈风汤,空心送下。

痿证之义,《内经》言之详矣,观所列五脏之证,皆言为热。而五脏之证,又总于肺热叶焦,导致金燥水亏,乃成痿证。如丹溪之论治,诚得之矣。然细察经文,又曰哀痛太甚则胞络绝,传为脉痿。观念无穷,所愿不得,发为筋痿。有渐于湿,以水为事,发为肉痿之类,则又非尽为火证,此其有余不尽之意,犹有可以知道。故因而而生火者有之。因而而败伤元气者,亦有之。元气败伤,则精虚不可能灌注,阳虚不可能果胶者,亦不菲矣。若概从火论,则恐真阳亏败,及土衰水涸者,有无法堪,故当酌寒热之浅深,审虚实之缓急,以施医疗,庶得治痿之全矣。

湿热成痿,二妙散或健步丸。六、一月间湿热成痿,清燥汤。

《原病式》曰∶病痿,皆属肺金。恐怕肺主气,病则气 郁,至于手足痿弱,不能够收持。由肺金本燥,燥则血液衰少,不可能荣养百骸故也。

范县曰∶上文论痿起于肺热,实痿之本论,治法之大体也。而此云然者,盖以其发而为病,所因所挟或有差异,而主要医疗亦当各着其重也。

愈风汤

经曰∶湿热不攘,则大筋 短,小筋弛长, 短为拘,弛长为痿,此《内经》言筋病之概,乃举隅之谈,以启人之自反耳,非谓大筋必无弛长,小筋必无 短也。即如痿弱必出于弛长,岂大筋果无涉乎?此经言之意,从可以知道矣。故于痿证之外,凡遇螈 等病,当知拘挛者必由 短,瘫弱者必由弛长,斯得《内经》之意,而于寒热燥湿之辩,亦可得其据矣。

东垣清燥汤

脉候

东垣取侧柏叶为君,黄 等营养素为辅佐,以治诸痿,无一定之方,有兼痰积者,有湿多者,有热多者,有湿热相半者,有挟气者,临病制方,其擅天水痿者乎。

二陈汤、四君子汤、四物汤

论治

黄 马蓟 山芥 橘皮 泽泻 高丽参 白茯苓皮 升麻 麦门冬 当归身 生生地黄 酒 柴草黄连 乌拉尔甘草

《脉经》曰;肺痿脉必浮而弱,其人欲咳不得咳,咳则出干沫,久久则破伤风正。

湿热,用东垣健步丸,加燥湿降火之剂──柏树、黄芩、马蓟之类。

谨按∶风痿之别,痛则为风,不痛则为痿。经曰∶痛则为实,不痛则为虚。曰风、曰痿,虚、实二者而已矣。东垣曰∶气盛病盛,气衰病衰。何则?人之气血充实,而风梅妻于经络之间,则邪正交攻而疼痛作矣。人之气血弱虚,而痰火起于兄弟之内,则正不可能胜邪,而痿痹作矣。丹溪先生曰∶痿症,切不可作风治而用风药。盖以风为实,而痿为虚也。曰散邪,曰补虚,岂可纷乱矣乎?

一、凡痿由湿热,脉洪滑而证多烦热者,必超越去其火,宜二妙散随证加减用之。若阳虚兼热者,宜《正传》加味四物汤、虎胫骨丸,或丹溪补阴丹、滋阴八味丸之类主之。若绝无火证,而止因水亏于肾,血亏于肝者,则不宜兼用凉药,以伐生气,惟鹿角胶丸为最善。

煎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