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分类

大奇篇曰∶肺之壅喘而两 满,甚则不可以转

日期: 2020-03-20 12:59 浏览次数 : 200

经曰∶诸逆冲上,皆属于火。又曰∶诸病喘满,皆属于热。又曰∶诸嗽喘呕,皆属于上。

三拗汤 华盖散 渗湿汤 白虎汤

喘病,气虚、阴虚、有痰。凡久喘之症,未发宜扶正气为主,已发用攻邪为主。

咳论篇黄帝问曰∶肺之令人咳,何也?岐伯对曰∶五脏六腑皆令人咳,非独肺也。帝曰∶愿闻其状。岐伯曰∶皮毛者,肺之合也,皮毛先受邪气,邪气以从其合也。其寒饮食入胃,从肺脉上至于肺,则肺寒,肺寒则外内合邪,因而客之,则为肺咳。五脏各以其时受病,非其时,各传以与之。人与天地相参,故五脏各以治时,感于寒则受病,微则为咳,甚则为泄、为痛。

气喘无痰呼吸粗,抬肩撷肚胃家虚。火炎上喘时轻重,痰喘喉中声韵呼。短气自然无接续,补虚泻实勿模糊。

又曰∶诸气 郁,皆属肺金。

越婢加半夏汤

气虚短气而喘甚,不可用苦寒之药,火气盛故也,宜导痰汤加千缗汤。有痰亦短气而喘。阴虚自小腹下火起冲于上喘者,宜降心火,补阴。有火炎者,宜降心火,清肺金;有痰者,用降痰下气为主。上气喘而躁者为肺胀,欲作风水证,宜发汗则愈。有喘急风痰上逆者,大全方千者,用劫药一二服则止。劫之后,因痰治痰,因火治火。劫药以椒目研极细末一二钱,生汤调下止之,气虚不用。又法∶萝卜子蒸熟为君,皂角烧灰等分为末,生姜汁,炼蜜丸,如实人因服黄 过多而喘者,用三拗汤以泻气。若喘者,须用阿胶。若久病气虚而发喘,宜阿胶、人参、五味子补之。若新病气实而发喘者,宜桑白皮、苦葶苈泻之。

乘秋则肺先受邪,乘春则肝先受邪,乘夏则心先受邪,乘至阴则脾先受邪,乘冬则肾先受邪。

夫肺为五脏华盖,主持诸气,所以通荣卫,统脉络,合阴阳,升降出入,营运不息,循环无端,无过不及,何喘之有?其或肺气有所受伤,呼吸之息不得宣通,则喘病生焉。气喘者,呼吸急促而无痰声;痰喘者,动作便有痰声;火喘者,乍进乍退,得食则减,食已则发,此有余之喘也。胃虚喘者,抬肩撷肚,喘而不休,此不足之喘也。若肺气太虚,气不能布息,呼吸不相接续,出多入少,名曰短气,此虚之极也。若气欲绝者,则汗出如油,喘而不休,此六阳气脱也,不治。

痹论曰∶肺痹者,烦满喘而呕。又曰∶淫气喘息,痹聚在肺。又曰∶肠痹者,数饮而出不得,中气喘争。

麻黄 石膏 生姜 甘草 半夏 大枣

戴云∶有痰喘,有气急喘,有胃虚喘,有火炎上喘。痰喘者,凡喘便有痰声;气急喘者,呼吸减入胃都督患此,诸医作胃虚治之,不愈,后以导水丸利五六次而安。

帝曰∶何以异之?岐伯曰∶肺咳之状,咳而喘息有音,甚则唾血。心咳之状,咳则心痛,喉中介介,如梗状,甚则咽肿喉痹。肝咳之状,咳则两胁下痛,甚则不可以转,转则两下满。脾咳之状,咳则右胁下痛,阴阴引肩背,甚则不可以动,动则咳剧。肾咳之状,咳则腰背相引而痛,甚则咳涎。

脉滑而手足温者生,脉沉涩而四肢寒者死,数者亦死,为其形损故也。

大奇篇曰∶肺之壅喘而两 满。

上六味,以水六升,先煮麻黄,去上沫,纳诸药,煮取三升,分温三服。

痰喘方

帝曰∶六腑之咳奈何?安所受病?岐伯曰∶五脏之久咳,乃移于六腑。脾咳不已,则胃受之,胃咳之状,咳则呕,呕甚则长虫出。肝咳不已,则胆受之,胆咳之状,咳呕胆汁。肺咳不已,则大肠受之,大肠咳状,咳而遗矢。心咳不已,则小肠受之,小肠咳状,咳而失气,气与咳俱失。肾咳不已,则膀胱受之,膀胱咳状,咳而遗厌。久咳不已,则三焦受之,三焦咳状,咳而腹满,不欲饮食。

痰喘

至真要大论篇曰∶太阴司天,客胜则首面 肿,呼吸气喘。

小青龙加石膏汤

南星 半夏 杏仁 栝蒌子 香附 陈皮 皂角炭 萝卜子

此皆聚于胃,关于肺,使人多涕唾,而面浮肿气逆也。帝曰∶治之奈何?曰∶治脏者治其俞,治腑者治其合,浮肿者治其经。

风痰上逆而喘者,千缗汤或导痰汤。痰喘者,先降气,气降则痰自清,四磨汤、定肺汤。

阳明篇曰∶邪入六腑则身热,不得卧,上为喘呼。

麻黄 芍药 桂枝 细辛 甘草 干姜 五味子 半夏 石膏

上为末,神曲糊丸。每服六七十丸,姜汤下。

生气通天论曰∶秋伤于湿,上逆而咳。

千缗汤

《原病式》∶火气盛为夏热,衰为冬寒。故寒病则气衰而息微;病热则气甚而息粗。

上九味,以水一斗,先煮麻黄,去上沫,纳诸药煮取三升,强人服一升,羸者减之,日三服,小儿服四合。

又方

阴阳应象篇曰∶秋伤于湿,冬生咳嗽。

半夏 皂荚 甘草

又寒为阴,主乎迟缓;热火为阳,主乎急数。故寒则息迟气微;热则息数气粗而为喘也。

麻黄定喘汤 治小儿寒郁而喘,喉鸣,腹内鸣坚满,鼻流清涕,脉沉急而数。

萝卜子 皂角 海粉 南星 白矾

五脏生成篇曰∶咳嗽上气,厥在胸中,过在手阳明太阴。

一方合导痰汤服;一方加雄黄。

麻黄 草豆蔻 益智仁 浓朴 吴茱萸 甘草 柴胡梢 黄芩 当归尾 苏木 升麻 神曲 红花 全蝎

上用栝蒌仁姜蜜丸。噙化。

诊要经终篇曰∶春刺秋分,筋挛气逆,烦为咳嗽,病不愈,令人时惊,又且哭。

上,作一剂,水二盏,生姜一片,煎至八分,温服。

经曰∶岁金太过病甚则咳喘气逆,肩背痛。又云∶金太过曰坚成之纪,其病喘喝,胸凭仰息,治以温剂是也。岁火太过,炎暑流行,肺金受邪,民病少气喘咳,上临少阴少阳,咳喘息鸣。又云∶少阴司天,热淫所胜,民病寒热喘咳,甚则腹大,肺胀满而喘嗽。又云∶少阴在泉,热淫所胜,民病气上冲胸,喘不能久立,治以咸寒是也。

上分二服,水一大盏,煎七分,稍热服,食远。忌风寒,微汗效。

劫喘药

示从容篇曰∶咳嗽烦冤者,肾气之逆也。

导痰汤

麻黄苍术汤 治秋暮冬天每夜连声嗽不绝,大喘,至天明日高方缓,口苦,两胁下痛,心下痞闷,卧而多惊,筋挛肢节痛,痰唾涎沫,日晚神昏呵欠,不进饮食。

好铜青 虢丹

《内经》有以咳言者,有以咳嗽言者,如秋伤湿二篇,一篇只咳字,一篇有嗽字,子和谓此则知咳即嗽也明矣。《玉机》分为阴阳气血,亦过凿矣。洁古《机要》云∶咳乃无痰有声,嗽乃有痰无声,咳兼嗽乃有声有痰,此为咳嗽之少别,然则字义倒说为戾耳。

定肺汤

喘急者,为邪所干,或因内外所伤而作。喘急之声,有痰壅喉间,声如拽锯,或如水鸡之响者,此邪气实也。短气者,似喘而非喘,为气少气短不能以续。俗谓喘促气急而短,或有气从脐下直冲清道而上,实非有气上冲者,是正气虚也。其二者之状,小可相似,而所以施治,大不同也。医者可不辨其微哉?

柴胡根 羌活根 苍术 麻黄 防风根 甘草根 归梢 黄芩熟甘草 五味子 草豆蔻 黄

上为末。每服半钱,醋调,空心服。

治上气喘急。

《机要》一云∶喘者,促促气急,喝喝气息,数张口抬肩,摇身撷肚。短气者,呼吸虽难接续,似喘而不摇肩,似呻吟而不痛楚,呼吸虽急而无痰声。逆气者,但气上而奔急,肺壅而不下。

上分二帖,水煎,稍热服,临卧。

肺以清阳上升之气,居五脏之上,通荣卫,合阴阳,升降往来,无过不及。六淫七情之所感伤,饱食动作,脏气不和,呼吸之息,不得宣畅而为喘急。亦有脾肾俱虚,体弱之人,皆能发喘。又或调摄失宜,为风寒暑湿邪气相干,则肺气胀满,发而为喘。又因痰气皆能令人发喘,治疗之法当究其源。如感邪气,则驱散之;气郁,即调顺之;脾肾虚者,温理之当于各类而求。凡此证,脉滑而手足温者生,脉涩而四肢寒者死。风伤寒者,必上气急,不得卧,喉中有声,或声不出,以三拗汤、华盖散、九宝汤、神秘汤皆可选用;若痰喘,以四汤或苏子降气汤;若虚喘,脉微,色青黑,四肢厥,小便多,以《活人书》五味子汤或四磨汤。治嗽与喘,用五味子为多,但五味有南北。若生津止渴,润肺益肾,治劳嗽,宜用北五味;若风邪在肺,宜用南五味。

柏斋何氏曰∶《机要》所论咳嗽二证,盖倒说也。肺为气主而声出焉,肺伤寒饮,郁而为痰,声欲上出,为痰所隔,故相攻而作声,痰出声乃通利,斯谓之咳。外感风寒,肺管为寒气所束,声出不利,故亦相攻作声,然无物也,斯谓之嗽。咳字从亥,亥者有形之物也,故果核草皆从亥,亥复有隔阂之义。嗽字从束从吹。此古人制字之妙,乃二证之所以分也。观此则《机要》之说,诚倒置欤!

紫菀 五味子 橘红 甘草 苏子 杏仁 桑白皮 半夏 枳壳 紫苏叶

四磨汤 四七汤

分气紫苏饮 治脾胃不和,气逆喘促。

上,用生姜五片,水二盏,煎一盏服。

丹溪曰∶喘急者,气为火所郁而为痰,在肺胃间也。有痰者,有火炎者,有阴虚自小腹下起而上逆者,有气虚而致气短者,有水气乘肺者,有肺虚挟寒而喘者,有肺实挟热而喘者,有惊忧气郁肺胀而喘者,有胃络不和而喘者;有肾气虚损而喘者。虽然,未有不由痰火而郁,风寒外束而致之者也。

平气散

五味 桑白皮 茯苓 甘草 草果 腹皮 陈皮 桔梗 紫苏

《巢氏病源》曰∶《千金》叙十咳之异,一曰风咳,欲语因咳,言不得竟是也。二曰寒咳,饮冷食寒入注胃,从肺脉上气,内外合,因之而咳是也。三曰支咳,心下坚满,咳则引痛,其脉反逆是也。四曰肝咳,咳而引胁下痛是也。五曰心咳,咳而唾血,引手少阴是也。六曰脾咳,咳而涎出,续续不止,引少腹是也。七曰肺咳,咳而引头项而唾涎沫是也。八曰肾咳,咳则耳聋无所闻,引腰脐中是也。九曰胆咳,咳而引头痛口苦是也。十曰厥阴咳,咳而引舌本是也。

喘甚加葶苈,痰多加栝蒌仁。

白牵牛 青皮 鸡心槟榔 陈皮 大黄

上每服五钱,水二钟,姜三片,入盐少许煎,空心服。

四磨汤

工节斋云∶喘与胀两证相因,必皆小便不利,喘则必生胀,胀则必生喘,但要识中标本先后。先喘而后胀者,主于肺;先胀而后喘者,主于脾。何则?肺金主降,外主皮毛。经曰∶肺朝百脉,通调水遂,下输膀胱。又曰∶膀胱者,州都之官,津液藏焉,气化则能出矣。是小便之行,由于肺气之降下而输化也。若肺受邪而上喘,则失降下之令,故小便渐短,以致水溢皮肤而生肿满,此则喘为本而肿为标,故当清金降气为主,而行水次之。脾土恶湿,外主肌肉,土能克水。若脾土受伤而不能制水,则水湿妄行,浸渍肌肉水既上溢,则邪反侵,肺气不得降而主喘矣。此则胀为本而喘为标,治当实水为主而清金次之。苟肺病而用燥脾之药,则金得燥而愈喘;脾病而用清金之药,则脾得寒而愈胀矣。近世治喘胀者,但知实脾行水,而不知分别肺脾两证,故发明之。

上为细末,每服三钱,生姜汤一盏调下,无时。

神秘汤 治上气喘急,不得卧。

张子和曰∶经云∶皮毛者,肺之合也。皮毛先受邪气,邪气以从其合也。其寒饮食入胃,从肺脉上至于肺,则肺寒,肺寒则内外合邪,因而客之,则为肺咳。后人执是言,断以嗽为寒,更不参较他篇,岂知六气皆能为咳。经曰∶一阳发病,少气善咳。岁火太过,炎暑流行,肺金受邪,民病咳嗽;岁木不及,心气晚治,上胜肺金,病咳而鼽;从革之纪,金不及也,其病嚏咳;坚成之纪,金太过也,上征与正商同,其病咳;少阳司天,火气下临,肺金上从,嗽嚏衄;少阴司天,火淫所胜,咳嚏血烦心;少阳司天,天气热郁于上,咳逆呕吐;少阴司天,热气生于上,清气生于下,寒热凌反而生于中,民病咳喘;少阴之复,燠热内作,气动于左,上行于右,咳,皮肤痛则入肺,咳而鼻渊。苦此之烦,皆生于火与热也。厥阴司天,客胜则耳鸣掉眩,甚则咳。若此之类,乃生于风。太阴司天,湿淫所胜,咳唾则有血;太阴之复,湿变乃举,饮发于中,咳喘有声。若此之类,乃生于湿。金郁之发,民病咳逆,心胁痛;岁金太过,燥气流行,肝木受邪,民病咳喘逆,逆甚则呕血;阳明司天,金火合德,民病咳嗌塞;阳明之胜,清发于中,嗌塞而咳;阳明之复,清气大举,咳哕烦心。若此之类,皆生于燥。太阳司天,客气胜,则胸中不利,出清涕,感寒则咳。

治七情郁结,上气喘急。

《内经》曰∶肺苦气上逆,急食苦以泻之。故白牵牛苦寒,泻气分湿热上攻喘满,故以为君。陈皮苦温,体轻浮,理肺气;青皮苦辛平,散肺中滞气,故以为臣。槟榔辛温。性沉重,下痰降气,大黄苦寒荡涤满实,故以为使也。

陈皮 桔梗 紫苏 五味 人参

若此之类,乃生于寒。此六气皆能咳嗽,岂可专为寒乎?

人参 槟榔 沉香 乌药

戴氏曰∶痰者,凡喘便有痰声,火炎者,乍进乍退,得食则减,食已则喘。大概胃中有实火,膈上有稠痰,得食坠下稠痰,喘则少止,稍久食已入胃,反助其火,痰再上升,喘反大作。俗不知此,作胃虚治以燥热之药,以火济火也。一人患此,诸医作胃虚治之不愈,后以导水丸利之而愈。此水气乘肺也。若气短喘急者,呼吸急促而无痰声。有胃虚喘者,抬肩撷肚喘而不休是也。肺主清阳上升之气,居五脏之上而为华盖,喜清虚而不欲窒碍。若调摄得宜,阴阳升降往来无滞,何病之有?若内伤七情,外感六气,则肺气不清而喘作矣。必须审状别证,各求其本而治之,斯效速也。

加减泻白散

每服四钱,用水煎,食后服。

上,取水七分,煎一、二沸,温服。

桑白皮 地骨皮 知母 陈皮 桔梗 青皮 黄芩 炙甘草

四磨汤 治七情郁结,上气喘急。

风乘肺者,日夜无度,汗出头痛,涎痰不利。

气喘

凡喘作于大病之后者,多危殆。上喘咳而下泻泄者亦然。妇人产后因亡血过多,荣气暴竭,卫气无根据,独聚于肺,故发喘也,此名孤阳绝阴,为难治。

上 咀,每服五钱,水二盏,煎至一盏,食后温服。

人参 槟榔 沉香 台乌上四味,各浓磨水取七分盏,煎三五沸,温服。

热乘肺者,急喘而嗽,面赤潮热手足寒,乳子亦多有之。

气上逆而喘,苏子降气汤。气实,因服补药而喘者,三拗汤。上气而喘者,神秘汤。

身汗如油,汗出发润,喘不休者,死。直视谵语而喘者,死。

木防己汤

三拗汤 治感冒风邪,鼻塞声重,语音不出,咳嗽喘急。

火乘肺者,咳喘上壅涕唾出血,甚者,七窍血溢。

苏子降气汤

脉候

木防己 石膏 桂枝 人参

生甘草 麻黄 杏仁

燥乘肺者,气壅不利,百节内痛,头面汗出,寒热往来,皮肤干枯,细疮湿痒,大便秘涩,涕唾稠粘。

治虚喘上攻,气不升降,上盛下虚。

喘病脉宜浮迟,不宜急疾。右寸脉沉实而喘者为气实,左脉大为肾虚。右寸脉沉实而紧,为肺感寒邪,亦有六部俱伏,宜发散之,则热退而喘定。上气躁而喘,脉浮,肺胀欲作风水,发汗则愈。上气喘息,脉滑手足温者,生。脉涩而数,四肢寒者,死。喘逆上气,脉数有热,不得卧者,难治。上气面浮肩息,脉浮大,危。寸口脉沉,胸中气短。

上四味,以水六升,煮取二升,分温再服。

上服五钱,水一钟半,姜五片,煎服。

寒乘肺者,或因形寒饮冷,冬月坐卧湿地,或冒冷风寒,秋冬水中感之,咳急而喘。

苏子 半夏曲 陈皮 浓朴 前胡 当归 肉桂 甘草

治法

木防己加茯苓芒硝汤

小青龙汤 治水气发喘尤捷。

湿乘肺者。

上锉,一剂,姜三片,水二钟,煎八分,空心服。

凡喘暴作,必须发散攻邪为先,喘定之后,方可补养。久病喘咳,未发之前,当扶正气为主;已发之时,当以攻邪为先。若补其既发则喘愈甚,此治喘攻补先后之叙,不可瘥也。

木防己 桂枝 人参 茯苓 芒硝

麻黄 芍药 甘草 肉桂 细辛 干姜 半夏 五味

三拗汤

喘证作时无痰,喘愈后却吐痰者,乃痰于已发之时,闭塞不出而为喘。治者于发时,开其痰路则易安也,宜用简要桔梗汤及枳壳、前胡、杏仁、紫苏、栝蒌实等药引出其痰,俟痰出喘退,却调其虚实。虚者补以参、 、归、术,实者泻以沉香、滚痰丸之类是也。

上五味,以水六升,煮取二升,去滓,纳芒硝,再微煎,分温再服。微利则愈。

上咀。每三钱,煎七分,食后服。

陈无择云∶伤风嗽者,憎寒壮热,自汗恶风,口干烦躁;伤寒嗽者,憎寒发热,无汗恶风,烦躁不渴;伤暑咳者,节骨烦痛,四肢重着洒淅,此属外因。五脏咳而不已,则六腑受之者,此属内因。如咳而发作寒热,引腰背痛或喘满,此因房劳伤肾。或中满腹胀,抢心痛不欲食,此因饥饱伤脾。或咳而左胁偏痛,引小腹并膝腕疼,此因疲极伤肝。或吐白涎,口燥声嘶,此因呼叫伤肺。或咳而烦热自汗,咽干咯血,此因劳神伤心,并属不内外因也。

治感冒风寒,鼻塞声重,语言懒出,咳嗽喘急,外感客邪有余之证。

葶苈大枣泻肺汤 治肺痈,胸膈胀满,上气喘急,身面目俱浮肿,鼻塞声重,不知香臭。

导痰汤 千缗汤 并见痰类。

生甘草 麻黄 杏仁

凡喘嗽遇天寒则发,内外皆寒,脉沉而迟者,治法以东垣参苏温肺汤,调中补气加茱萸汤及丹溪紫金丹,以劫去其寒痰者是也。有内热而外逢寒则发,脉沉数者,谓之寒包热治法以仲景越婢加半夏汤发表诸方之类。及预于八九月间未寒之时,用大承气汤先下其热,至冬寒时无热可作,喘自不发者是也。

葶苈

华盖散 治感寒而嗽,胸满声重。

巢氏曰∶肺虚感微寒而成咳,咳而气还聚于肺,肺则胀,是为咳逆也。邪气与正气相搏,正气不得宣通,但逆上咽喉之间,邪伏则气静,邪动则气奔上,烦闷欲绝,故谓咳逆上气也。

上,用生姜五片,水二盏,煎一盏,温服,得汗出为度。

上件细研,丸如弹子大,水三盏,枣十枚,煎一盏,去枣,入药煎七分,食后服。法令先投小青龙汤三服,乃进此药。即《济生》葶苈散,汤使不同。

苏子 陈皮 赤茯苓 桑白皮 麻黄 甘草

神秘汤

《纲目》云∶凡喘而卧不得,其脉浮,按之虚而涩者,为阴虚,去死不远,慎勿下之,下之必死,宜四物汤加童便、竹沥、青黛、麦门冬、五味子、枳壳、苏叶服之。

干缗汤 治喘急有风痰者。

上为末。每服二钱,水煎,食后服。

河间曰∶咳谓无痰而有声,肺气伤而不清也。嗽是无声而有痰,脾湿动而为痰也。咳嗽谓有痰而有声,盖因伤于肺气,动于脾湿,咳而且嗽也。故知嗽为秋伤于湿,积于脾。经曰∶秋伤于湿,冬必咳嗽。大抵素秋之气宜清肃,反动之,气必上冲而咳嗽,甚则动于湿而为痰也。各随五脏治之。假令湿在肝经,谓之风痰;湿在心经,谓之热痰;湿在脾经,谓之湿痰;湿在肾经,谓之寒痰,宜随证治之。无痰者,以辛甘润肺。咳而嗽者,治痰为先。故谓南星、半夏胜其痰,而咳嗽自愈;枳壳、陈皮利其气,而痰饮自下。

治上气喘急不得卧者。

凡下痰定喘诸方,施之形实有痰者,神效。若阴虚而脉浮大,按之涩者,不可下,下之必反剧而死也。

半夏 皂角 甘草 生姜

九宝汤 治咳而身热发喘,恶寒。

橘红 桔梗 紫苏 五味子 人参

上用水一碗,煮去半,顿服。一方,不用甘草,但用半夏末一两,皂角半两,生姜七片,同入纱袋中,水三升,煎至一盏五分,以手揉洗取清汁,分作三服,并服二服效。

麻黄 薄荷 陈皮 肉桂 紫苏 杏仁 甘草 桑白皮 腹皮

巢氏曰∶呷嗽者,犹咳嗽也。其胸膈痰饮多者,嗽则气动于痰,上搏咽喉之间,痰气相搏,随嗽动息,呼呷有声,谓之呷嗽。

上,每服四钱,水二盏,煎八分,食前服。

大概气喘急甚者,不可骤用苦寒药,火气盛故也。

半夏丸 治因伤风而痰作喘逆,兀兀欲吐,恶心欲倒。

上咀。姜葱煎服。

其与咳嗽,大抵虽同,至于投药,则应加消痰破饮之物,以此为异耳。

火炎上喘

诸喘曾用正治攻补之法不止者,却用劫药一二服则止。如椒目沉水者,研极细末,用一二钱,生姜汤调下止之,或青金丹用萝卜子、皂角尖等分,姜蜜为丸,每服七八十丸,噙下止之,亦效。劫止之后,因痰治痰,因火治火。

半夏 槟榔 雄黄

苏子降气汤 见气类。

火炎上喘者,枳桔二陈汤 加芩、连、山栀。阴虚火盛,自脐下上冲而喘,四物汤加知母、黄柏、麦门冬、五味子,或六味丸料服之。

治哮喘专主于痰,宜先用吐法,不可骤用凉药,必兼发散。

上为细末,姜汁浸蒸饼为丸,桐子大。每服三五十丸,姜汤下。小儿丸如米大。

《活人书》五味子汤

干咳嗽者,无痰有声是也。此证本于气涩。涩微者,连嗽十数声,方有痰出;涩甚者,虽嗽十数声,亦无痰也,是为干咳嗽。干咳嗽者,难治,系火郁之甚,乃痰郁火邪在肾中,用苦桔梗以开之,下用补阴降火。不已则成劳,须用倒仓法。此证多是不得志者有之。

枳桔二陈汤

凡哮喘者必须薄滋味,未发以扶正气为要,已发以攻邪气为主。老弱人久病气虚而发喘者,宜阿胶、人参、五味子补之。

人参半夏丸 沉香滚痰丸

五味 人参 麦门冬 杏仁 陈皮 生姜 枣

即二陈汤加枳壳、桔梗。

少壮新病气实而喘者,宜桑白皮、苦葶苈泻之。

槐角利膈丸 治风胜痰实,胸满,及喘满咳嗽。

上咀。水煎。

戴氏曰∶久咳嗽,午后作寒热,盗汗出,或痰唾兼红,则成劳怯,主补阴清金。

四物汤

实人用黄 过多而喘者,三拗汤以泻之。

皂角 半夏 槐角 牵牛

导水丸 见痢类。

六味丸

有喘急而痰色清冷者,属风痰,用千缗汤之类。

上同为细末,生姜汁面糊丸,如桐子大。每服三十丸,食后生姜汤下。

《金匮》论云∶热在上焦,咳嗽既久而亡津液,或用燥药过度,或用利药汗药太多,重亡津液,故寸口脉数。其人咳嗽,口中反有浊唾涎沫者,为肺痿。若口中辟辟燥咳,胸中隐隐痛,脉反滑数,此为肺痈。咳唾脓血腥臭者,皆为肺痿肺痈。

胃虚喘

有阴虚自小腹下火起炎上而喘者,当补阴降火。

定喘饼子

脉候

胃虚而喘,五味子汤加白术。久病喘者,气虚也,气不接续,生脉散加阿胶、白术、陈皮。

凡喘,气虚短气而促,不能相续者,宜参、 补之。

芫花 桑白皮 吴茱萸 马兜铃 陈皮 寒食面白牵牛

脉浮为风嗽,脉紧为寒嗽,脉数为热嗽,脉细为湿嗽。脉浮紧则虚寒,沉数则实热,弦涩为少血,洪滑为多痰。《脉经》曰∶关上脉微为咳。

五味子汤

气虚喘呕未可服补中者,只用调中益气汤,绝妙。

上为末,和匀,滴水丸如樱桃大,捏饼子。取热灰半碗,在锅内同炒饼子热,每夜服一饼,嚼烂,煎马兜铃汤下。如患人心头不快,加上一饼或二饼,至微明利下,神效。

肺脉微急为咳而唾血。咳而脉弦涩为少血。细涩而数为房劳。双弦者为寒。偏弦者为饮。脉沉为留饮咳,弦实者宜埕。

五味子 人参 麦门冬 杏仁 陈皮 生姜 大枣

喘嗽伤肺者须用阿胶。

妇人有胎者不可服。

右寸短涩,伤肺嗽。右关短涩伤脾嗽。左关短涩伤肝嗽。脉出鱼际为逆气喘嗽。咳脉浮直者生,浮濡者生。脉数有热,气逆而喘,不得卧者,难治。咳而脱形,发热脉紧浮者,不治。咳而脉紧者,死。咳而呕吐,腹胀且泄,脉弦急者,不治。

上锉,一剂,水二盏,煎八分,温服。

元气虚,喘而气短者,宜生脉散。

木香金铃散 治暴热心肺,上喘不已。

治法

生脉散

喘而不得卧,卧则喘,心下有水气,上乘于肺,肺得水而浮,使气不得通流,宜神秘汤。

大黄 金铃子 木香 朴硝 轻粉

河间曰∶治咳嗽者,当以治痰为先;治痰者,必以顺气为主。是以南星、半夏胜其痰,而咳嗽自愈;枳壳、陈皮利其气,而痰饮自除。痰盛而能食者,小承气汤微下之;痰盛而不能食者,浓朴汤疏导之;无痰而咳嗽者,当以辛甘润其肺,如蜜煎生姜汤、蜜煎橘皮汤之类是也。《本草》云∶陈皮味辛,理上气,行滞塞,青皮味苦,理下气,二味俱用散三焦痰气不可少也。

人参 麦门冬 五味子

食积壅滞气喘,用半夏、栝蒌、山楂、神曲、栝蒌穣为丸,竹沥、姜汤下。

上为末,柳白皮煎汤调下,食后,参四钱,以利为度。

上,用水一盏半,煎七分服。

药方

麦门冬汤

夏月嗽而热者,谓之热嗽,以小柴胡汤加石膏、知母之属是也。冬月嗽而恶寒,谓之寒嗽,以小青龙汤加杏仁、冬花、细辛、干姜之属是也。

附 哮喘

五拗汤、三拗汤、华盖散、杏苏饮、宁肺汤

麦门冬 半夏 人参 甘草 粳米 大枣

凡嗽,春是春升之气。

哮喘者,内有痰热,而寒包之,必须薄滋味,用二陈汤加苍术、黄芩,或麻黄汤加紫苏、半夏、枳壳、桔梗、黄芩。天寒时,再加桂枝,以温散之。

五虎汤 治风寒所感喘急痰气。

上六味,以水一斗二升,煮取六升,温服一升,日三夜一服。

夏嗽火炎于上。

二陈汤

麻黄 杏仁 甘草 细茶 石膏

天门冬丸 治妇人喘嗽,手足烦热,骨蒸寝汗,口干引饮,面目浮肿。

秋嗽湿热伤肺。

麻黄汤

上水盏半,姜三片、枣一枚,煎服。

天门冬 麦门冬 生地黄

冬嗽风寒外束。

神秘汤 治上气喘急不得卧者。

上前二味为细末,膏子为丸,如桐子大。每服五十丸,逍遥散下。逍遥散须去甘草,加人参。或与王氏《博济方》人参荆芥散亦得。如面肿不已,经曰∶面肿因风,故宜汗。麻黄、桂枝可发其汗,后与柴胡饮子去大黄。咳论曰∶治脏者治其 ,治腑者治其合,浮肿者治其经。治 者治其土也,治合者亦治其土也,如兵围魏救赵之法也。

陈皮 桔梗 紫苏 人参 五味子

人参平肺散 治肺受热而喘。

凡咳嗽之人,体气虚弱者,用泻气药多不效,间有效者必复作,若此者,并宜补益而嗽自愈。体气浓者,或系外感,俱宜发散邪气,破滞气而嗽自宁。新咳嗽者,亦是从实者之治也。

上水盏半,煎七分,食远服。

桑白皮 知母 甘草 茯苓 人参 地骨皮 天门冬青皮 陈皮 五味子

久咳嗽者,从补法之治也。或用涩药击其惰归,九仙散之属是也。

苏陈九宝汤 治老人小儿素有喘急,遇寒暄不常,发则连绵不已,咳嗽哮吼,夜不得卧。

水二盅,生姜五片,煎一盅,食远温服。如热甚,加黄芩、薄荷叶。

桑白皮 陈皮 大腹皮 紫苏 杏仁 薄荷 甘草 麻黄 官桂

参苏温肺汤 治肺受寒而喘。

早晨嗽多者,此胃中有食积,此时火气流入肺中。

上水盏半,姜三片、乌梅一个,煎七分服。

人参 肉桂 甘草 木香 五味子 陈皮 制半夏 桑白皮 白术 紫苏茎叶 白茯苓

上半日嗽多者,胃中有火,知母、石膏降之。

神秘汤 治水气作喘。

上 咀,每服五钱,水一盏半,生姜三片,煎至七分,去滓,食后温服。如冬寒,每服不去节麻黄半分,先煎去沫,下诸药。

午后嗽多者,属阴虚,四物汤加黄柏、知母先降其火。

陈皮 桔梗 紫苏 人参 五味子 桑白皮 半夏 槟榔 甘草

调中益气汤 分气紫苏饮

黄昏嗽多者,火气浮于肺,不宜用凉药,以五味子、五倍子降敛之。

上水二盏,姜三片,煎八分,食后服。

《指迷》七气汤 即大七气汤去三棱,加半夏。

夜嗽并阴分嗽者,多属阴虚。肾水不足者,六味地黄丸之类。

人参定喘汤 治肺气上喘,哮中有声,坐卧不安,胸膈紧痛,及治肺感寒邪,咳嗽声重。

安肾丸 治肾经久积阴寒,膀胱虚冷,下元衰惫,耳重唇焦,腰腿肿疼,脐腹撮痛,两胁刺胀,小腹坚疼,下部湿痒,夜梦遗精,恍惚多惊,皮肤干燥,面无光泽,口淡无味,不思饮食,大便溏泄,小便滑数,精神不爽,事多健忘。常服补元阳,益肾气。

人参 麻黄 阿胶 半夏曲 五味子 罂粟壳 甘草 桑白皮

肉桂 川乌头 桃仁 白蒺藜巴戟 山药 茯苓 肉苁蓉 石斛 萆 白术 破故纸

凡治咳嗽,当先各因其病根,伐去邪气,而后以乌梅、诃子、五味子、罂粟壳、款冬花之类,其性燥涩,有收敛劫夺之功,亦在所必用,可一服而愈,慎毋越其先后之权衡也。

上水二盏,姜三片,煎八分,食后服。

上为末,炼蜜为丸,如梧子大。每服三十丸,温酒或盐汤送下,空心食前。小肠气,茴香酒下。

小安肾丸 治肾气虚乏,下元冷惫,夜多旋溺,肢体倦怠,渐觉羸瘦,腰膝沉重,嗜卧少力,精神昏愦,耳作蝉鸣,面无颜色,泄泻肠鸣,眼目昏暗,牙齿蛀痛。

丹溪曰∶咳嗽有风、有寒、有痰、有火、有虚、有劳、有郁、有肺胀。

苏子降气汤 治虚阳上攻,喘嗽不已。

香附子 川乌头 川楝子 香熟地黄 川椒

风寒者,主发散行痰,二陈汤加麻黄、杏仁、桔梗之类。

葶苈大枣泻肺汤 治上气喘急,身与面目俱浮,鼻塞声重,不闻香臭,胸膈胀满,将成肺痈。

上六味,为细末,酒糊为丸,如桐子大。每服二十丸至三十丸,空心临卧,盐汤、盐酒任下。

风寒郁热于肺,夜嗽者,三拗汤。脉大而浮有热,加黄芩、生姜。

葶苈 大枣

八味丸 养正丹 息贲丸

咳嗽过冬寒则发者,此寒包热也,解表,热自除,枳壳、桔梗、麻黄、防风、陈皮、紫苏、木通、黄芩,严寒去黄芩加杏仁。

水二盏,先煎大枣至一盏,去枣入葶苈,煎八分,食后服。法令先服小青龙二服,方进此。

加减泻白散 治阴气在下,阳气在上,咳嗽呕吐喘促。

感冷则嗽,膈上有痰,二陈汤加南星、枳壳、黄芩、桔梗、苍术、麻黄、木通、生姜。

调降汤 治喘嗽。

桑白皮 茯苓 地骨皮 甘草 陈皮 青皮 五味子 人参

声哑为寒,宜细辛、半夏、生姜,卒以散之。

枳壳 半夏 桔梗 青皮 陈皮 槟榔 茯苓 紫苏子 葶苈

上 咀,每服四钱,水一盏半,入粳米数十粒同煎,温服,食后。

嗽属火者,主降火,清金化痰,海石、栝蒌、青黛、桔梗、半夏、香附、诃子、青皮之类,蜜丸噙化。

砂仁 白豆蔻 紫苏叶 甘草

定喘奇方 治稠痰壅盛,体肥实而喘者。

凡嗽引胁痛,宜疏肝气,用青皮、枳壳、香附,实者白芥子。

上水盏半,姜三片,煎七分,不拘时服。

广橘红 半夏 杏仁 栝蒌仁炙甘草 黄芩 皂角

阴虚火动而嗽,四物汤加黄柏、知母,合二陈顺而下之。

沉香散 定喘止嗽。

上为末,蒸饼用淡姜汤打糊为丸,绿豆大。每食后白汤下一钱。日二次。服三五日,大便下稠痰而愈。

阴虚咳嗽或吐血者,四物汤加黄柏、知母、五味、人参、麦门冬,桑白皮、地骨皮。

沉香 阿胶 人参 紫苏 陈皮 桑白皮 甘草

人参定喘汤 治肺气上逆喘,喉中有声,坐卧不安,胸膈紧痛,及治肺感寒邪,咳嗽声重。

好色之人元气虚弱,咳嗽不已,琼玉膏最捷。劳者,主补阴清金,四物汤加竹沥、姜汁。

上为细末,每服二钱,食后枣汤送下。

人参 麻黄 阿胶 半夏曲 五味子 罂粟壳 甘草桑白皮

肺虚甚者人参膏,以生姜、陈皮佐之,有痰加痰药,此好色肾虚者有之。

四磨汤 治七情郁结,上气喘急。

上作一服,用水二盅,姜三片,煎至一盅,食后服。

久嗽劳嗽,用贝母、知母、白芨、阿胶、麦门冬、陈皮、人参、五味子之类,太平丸噙化俱妙。

沉香 槟榔 人参 天台乌药

团参散 治肺气不利,咳嗽上喘。

久嗽有积痰留肺脘中如胶,气不能升降,或挟湿与酒而作,用栝蒌、海粉、半夏、神曲、香附、陈皮之属。

上各浓磨水,共取七分盏,煎三五沸,不拘时服。一方无人参有枳壳,亦妙。

紫团参 紫菀茸 款冬花

食积痰嗽,半夏、南星为君,栝蒌、萝卜子为臣,青黛、海石为使,姜汁蒸饼为丸服。

参术调中汤 泻热补气,定喘止嗽。

上作一服,水二盅,乌梅一枚,煎一盅,食远服。

痰嗽气急,二术、香附、杏仁、茯苓、黄芩、川芎、萝卜子为丸服。

人参 白术 桑白皮 甘草 麦门冬 陈皮 青皮 地骨皮 白茯苓 五味子

杏参散 治坠堕惊恐,或度水跌仆,疲极喘息。

咳嗽声嘶者,乃血虚受热,用青黛、蛤粉蜜调服。

上水二盏,煎八分,食后服。

杏仁 人参 橘红 大腹皮 槟榔 白术 诃子 半夏 桂心 紫菀 桑白皮 甘草

肺胀者,主收敛,五味子、乌梅、罂粟壳、冬花、诃子、倍子、枯矾之类。

人参白术汤

上作一服,水二盅,姜三片,紫苏七叶,煎一盅,去滓,服无时。

肺胀抑遏,不得眠者,难治。

人参 白术 天门冬 麦门冬 五味子 半夏 阿胶 甘草

紫苏子汤 治忧思过度,邪伤脾肺,心腹膨胀,喘促烦闷,肠鸣气走,漉漉有声,大小便不利,脉虚紧而涩。

凡咳嗽肺实,有火邪者,宜桑白皮、片黄芩、天花粉、杏仁、枳壳、桔梗之类以泻之,有外感风寒者,用五拗汤以发散之。

上水二盏,姜三片,煎八分,通口服。

五味子汤 治喘促,脉伏而数者。

凡久嗽肺虚,须用人参、冬花、紫菀、马兜铃、五味子之类补之。

五味子 人参 麦门冬 杏仁 橘皮

凡咳嗽,不论风寒痰火虚实,曾经发散过,并服麻黄、杏仁、防风、枳壳之药,病虽已减,病根未除者,只以二陈加粟壳、乌梅、诃子、五味、阿胶之类,一服立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