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分类

心主无病,则所谓窗户栋检垣壁皆完且固

日期: 2020-03-27 17:26 浏览次数 : 128

孙真人曰∶人年四十以上,勿食泻药。人有所怒,血气未定,若交合,令人发痈疽。远行疲乏入房,成五劳,少子。忍小便膝冷成淋。忍大便成气痔。水银不可近阴,鹿豕二脂不可近阴,皆令人阴痿。养生者,发宜多梳,面宜常擦。目宜常运,耳宜常筌。舌宜抵 。齿宜常叩。津宜常咽,背宜常暖,胸宜常护,腹宜常摩。谷道宜常撮,足宜常擦涌泉。一身皮肤,宜常干浴。大小便,宜咬齿勿言。又须省多言,省笔札,省交游,省妄想。所一息不可省者,居敬养心耳。饥勿过饱,饱食成癖病。饱食夜卧失覆,多霍乱。时病瘥,勿食脍,成痢。食脍勿食奶酪,成虫病。食兔肉勿食姜,成霍乱。勿食父母本命所属之肉,欲令寿永。勿食自己本命所属肉,欲令魂魄安宁。勿食一切脑,恐损神。勿食盘面上众人先用物。成结气。凡食毕漱口数过,令人齿固。凡食皆熟胜生,少胜多。春天不可衣薄,令伤寒霍乱。

正心 凡欲身之无病,必须先正其心,使其心不乱求。心不妄念,不贪嗜欲,不着迷惑,则心先无病矣。心主无病,则五脏六腑即或有病,不难治疗。独此心一动,诸患悉招,虽仙医如扁、华在旁,亦无所措手。

凡人在气交之中,呼吸出入皆接天地之气。故风寒暑湿,四时之暴戾,偶一中人,壮者气行自愈,怯者则留而为病。宜随时加摄,使阴阳中度,是谓先几防于未病。

平明睡觉,先醒心,后醒眼。两手搓热,熨眼数十遍。以睛左旋右转各九遍。闭住少顷,忽大挣开。却除风火。披衣起坐,叩齿集神,次鸣天鼓,根据呵、呼、 、吹、嘘、嘻六字诀,吐浊吸清。按五行相生循序而行一周,散夜来蕴积邪气。随便导引,或进功夫,徐徐栉沐,饮食调和。面宜多擦,发宜多梳,目宜常运,耳宜常凝,齿宜常叩,口宜常闭,津宜常咽,气宜常提,心宜常静,神宜常存,背宜常暖,腹宜常摩,胸宜常护,囊宜常裹,言语宜常简默,皮肤宜常干沐。食饱徐行,摩脐擦背,使食下舒,方可就坐。饱食发痔,食后曲身而坐,必病中满。怒后勿食,食后勿怒。身体常欲小劳,流水不腐,户枢不朽,运动故也。勿得久劳∶久行伤筋,久立伤骨,久坐伤肉,久卧伤气,久视伤神,久听伤精。忍小便膝冷成淋,忍大便乃成气痔,着湿衣、汗衣,令人生疮。夜膳勿饱,饮酒勿醉,醉后勿饮冷,饱余勿便卧。头勿向北卧,头边勿安火炉。切忌子后行房,阳方生而顿减之,一度伤于百度。大怒交合,成痈疽;疲劳入房,虚损少子。触犯阴阳禁忌,不惟父母受伤,生子亦不仁不孝。

三元延寿参赞书卷之二

湿衣汗衣勿着,令发疮疡。夜卧头勿向北,并勿近火炉,恐损目。夜卧常习闭口,开则气耗,又恐异气入口,慎之。凡入梦魇,不得燃灯唤之,亦不可近而急唤。夜梦恶勿说,旦起口含凉水,向东 之,咒曰∶恶梦着草木,好梦成珠玉。即解。凡梦善恶勿说获吉。居处切防令有小隙,小隙之风最劣,勿忍急避。凡在家在外,忽遇大风大雨,震雷昏雾,必是诸煞鬼神经过,宜入室闭户,烧香恭默,过后乃出,否则恐招损获咎。《琐碎录》云∶卧处不可以首近火,恐伤脑,亦不可当风,恐患头风。背受风则嗽,肩受风则臂疼。善调摄者,虽盛暑不当风及坐卧露下。

静坐 闲暇无事,静坐片时,大有益于身心。苏文应公曰∶无如此静坐,一日似两日,若活七十年,便是百四十.世间何物能有此效,既无反恶,又省药钱,人人做得来。若无好汤,便多咽不下。

春风阳气闭藏于冬者,渐发于外,故宜发散以畅阳气。

临睡时,调息咽津,叩齿,鸣天鼓。先睡眼,后睡心。侧曲而卧,觉直而伸。昼夜起居,乐在其中矣。

九华澄心老人李鹏飞集

又云∶戒酒后语,忌食时嗔,忍难忍事,怒不明人,口腹不节,致病之因,念虑不正,杀身之本。

调息 修真家教人,或闭气,或运气,或数遍数,或吐故纳新。根据予愚见,皆非正道。要知人身气脉,原自流通,何烦闭运数纳耶。但只敛神静坐,安舒四体,紧闭口齿,息从鼻出,任其自然,不粗不促,不闭不抑,是谓调息耳。

《内经》曰∶春三月,此谓发陈,天地以生,万物以荣。夜卧早起,广步于庭。被发缓形,以使志生。生而勿杀,予而勿夺,赏而勿罚。此春气之应,养生之道也,逆之则伤肝,夏为寒变。故人当二月以来,摘取东引桃枝并叶各一握,水三碗,煎取两碗,空心服之,即吐却心膈痰饮宿热。春深稍宜和平将息,绵衣晚脱,不可令背寒,寒即伤肺,鼻塞咳嗽。如觉热即去之,冷则加之、加减俱要早起之时。若于食后日中,防恐感冒风寒。春不可衣薄,令人伤寒霍乱,消渴头痛。春冻未泮,衣欲下浓而上薄。

地元之寿起居有常者得之

又曰∶酒罔顾身,色罔顾病,财罔顾亲,气罔顾命。当其未值,孰不明知,亦能劝人,及到自临其境,仍复昏迷,当此之时,再思猛省。

睡法 凡睡必须曲足仰卧,以敛其形,形敛则神敛。如仰卧,则元神散荡矣。卧时手不可放心胸上,则无梦魇。

夏三月,人身阳气发外,伏阴在内,是精神疏泄之时,特忌下利以泄阴气。《内经》曰∶夏三月,此谓蕃秀,天地气交,万物华实。夜卧早起,无厌于日,使志无怒,使英华成实,使气得泄,若爱在外,此夏气之应,养长之道也。逆之则伤心,秋为 疟。故人常宜宴居静坐,节减饮食嗜欲,调和心志。此时心旺肾衰,精化为水,至秋乃凝,尤须保啬以固阴气。常宜食热物,使腹温暖,如爪果、生冷、冰水、冷淘、豆粉、蜂蜜,尤不可食,食多秋时必患疟痢,勿以冷水沐浴并浴面及背,使人得虚热目病,筋脉厥逆,霍乱阴黄等疾。勿当风卧,勿眠中令人扇,汗出毫孔开,风邪易入,犯之患风痹不仁,手足不遂,言语蹇涩。年壮或不即病,已种病矣。气衰者,未有不桴鼓相应者。酒后尤当禁之。

人之身,仙方以屋子名之。耳眼口鼻,其窗牖门户也。手足肢节,其栋梁禳桶也。发毛体肤,其壁瓦垣墙也。日气枢,日血室,曰意舍,曰仓凛玄府,曰泥丸降宫,日紫房玉阙,日十二重楼,曰贵门,日飞门,日玄牝等门,盖不一也,而有主之者焉。今夫屋,或为暴风疾雨之所飘摇,螫虫蚁蠹之所侵蚀,或又为鼠窃狗盗之所损坏,苟听其自如而不之检,则日积月累,束倾西颓而不可处矣。盖身者,屋也。心者,居屋之主人也。主人能常为之主,则所谓窗户栋检垣壁皆完且固,而地元之寿可得矣。

《杨廉夫集》有路逢三叟词云∶上臾前致词,大道抱天全;中叟前致词,寒暑每节宣;下叟前致词,百岁半单眠。尝见后山诗中一词亦此意,盖出应璩,璩诗曰∶昔有行道人,陌上见三叟,年各百岁余,相与锄禾莠。往前问三叟,何以得此寿?上叟前致词,室内姬粗丑,二叟前致词,量腹节所受;下叟前致词,夜卧不覆首。要哉三叟言,所以能长久。

卧时不可言语,即如钟磬不悬,则不宜发声。蔡季通《睡诀》云∶卧侧而曲,觉正而伸,早晚以时,先睡心,后睡眼。

秋三月,阳气当敛,不宜吐及发汗,犯之令人脏腑消烁。《内经》曰∶秋三月,此谓容平,天气以急,地气以明,早卧早起,与鸡俱兴,使志安宁,以缓秋形。收敛神气,使秋气平,无外其志,使肺气清。此秋气之应,养收之道也,逆之则伤肺,冬为飧泄。若知夏时多食瓜果凉物,宜以童便二碗,大腹槟榔五枚,细切水煎八分,生姜汁一分,和雪水三分,作两空早服。泻两三行,一夏所食冷物及膀胱宿水,悉为驱逐,不能为患。虽老年者亦宜服。如小心加慎饮食者,可不必也。泻后以薤白粥同羊肾空心服之,胜如补剂。

养生之道

保养之道,无过在于平日饮食男女之间,能自节爱,即是省身修德。若恣肆无忌,即是过恶,潜滋暗长,甚则疾病应之。虽因风寒外感,或缘内伤七情,实由人违犯圣教,以致魂魄相离,精神失守,肌体空疏,百骸不遂,风寒邪气,得以中入。若有德者,虽处幽暗,不敢为非,虽居荣禄,不敢为恶,量体而衣,随分而食,虽富贵不敢恣欲,虽贫贱不敢强求,是以外无残暴,内无疾病也。盖心内澄,则真神守其位;气内定,则邪秽去其身。行诈欺,则神昏;行争竞,则神沮。轻侮于人,必减算;杀害于物,必伤年。行一善则神魂欢,作一恶则心气乱。人能宽泰自居,恬淡自守,则形神安静,灾病不生,福寿永昌,由兹伊芳始。

晨起 每日清晨睡醒欲起,先拍心胸三四下,然后披衣坐起,恐暖身骤凉,毛孔必闭,而成伤风诸病。

冬三月,天地闭,气血藏,伏阳在内,心膈多热,切忌发汗以泄阳气。《内经》曰∶冬三月,谓之闭藏,水冰地坼,无扰乎阳。早卧晚起,必待日光,使志若伏若匿,若有私意,若己有得。去寒就温,无泄皮肤,使气亟夺。此冬气之应,养藏之道也,逆之则伤肾,春为痿厥。故人当服浸酒药以迎阳气,虽然亦不可过暖,绵衣当晚着,使渐渐加浓,即大冷不宜向火烘炙,恐损目,且手足心能引火入内,令人心脏燥,血液耗。衣服亦不太炙,冬月天寒,阳气内藏,若加以炙衣重裘,向火醉酒,则阳太甚矣,如遇春寒,闭塞之久,不与发散,至春夏之交,阴气既入,不能摄运阳气,致有时行热症,甚而谵妄狂越,皆由冬月不善保阴之故。务宜自爱,寒热适中,此为至要,乃摄生之大法也。

《老子》曰:人生大期,百年为限。节护之者,可至千岁,如膏之小灶与大耳。众人大言而我小语,众人多烦而我少记,众人悸暴而我不怒,不以人事累意,淡然无为,神气自满,以为不死之药。

人之遘疾者,始于心,忘其身,而病生,继则过患其身,而病不去。忘身者,在康强时,不择味而饱,不择风而裸,不择时而色,不择醒而醉,不择里而趋,不择性而喜怒哀乐。故病乘吾所弗备,即至也,悔无及。

洗面 勿开眼洗面,令人眼涩,失明饶泪。当摩搓两掌,令热以摩额面,拭二目,又顺手摩发,如理栉之状,发可不白。

《庄子》曰:能尊生者,虽富贵不以养伤身,虽贫贱不以利累形。今世之人,居高年尊爵者,皆重失之。

夫人之涕唾便溺也,必有气焉以充之而后出,草木之华,鸟兽之羽毛也,亦必有脉焉以贯之而后荣,是故气脉之贵乎养也。

漱口 不可用太热水,亦不可用冷水,其马尾硬牙刷亦不可用,俱主损齿,惟温茶软牙刷最妙。

《孙真人铭》曰:怒甚偏伤黑,思多太损神。神疲心易役,气弱病相萦。勿使悲欢极,当令饮食均。再三防夜醉,第一戒晨瞋。亥寝呜云鼓,晨兴漱玉津。妖邪难犯己,精气自全身。若要无诸病,常当节五辛。安神宜悦乐,惜气保和纯,寿夭休论命,修行本在人。若能遵此理,平地可朝真。

已上诸仙垂训,皆却病良方,延年妙快,虽非金丹大旨,然由此而进,未尝不可以入道也。嗣有大周天三炼要旨。容图灾木,就正宇内。

固齿 齿不保固,则经络不通,且生齿疾。清早睡醒时,则叩齿二三十下。每晚及食后必漱令洁净。小便时闭口切牙,候毕方开,永无齿疾,受用多多。

书云:末闻道者,放逸其心,逆於生乐,以精神循智巧,以忧畏循得失,以劳苦循礼节,以身世循财利,四循不置,心为之病矣。

转肩 凡人坐久,常以两手按 ,左右转肩数十扭,则气血通畅,不生诸病。仙家以此法为“辘轳双关”,最有功效。

陶隐居云:万物惟人灵且贵,百岁光阴如旅寄。自非留意修养中,未兔疾苦为身累。

运手 手不运动,则筋骨不壮。以一手握拳,用力先微后紧,伸缩十余次,再前后十余次,换手亦然,则百病不生。

喜乐

摆身 身不摆则腹不能运,腹不运则食不能消。凡饱食后,以两手握拳,交固胸中,横摆肩腰四五十次,左右转腹亦各十余次,则脾胃运动,饮食消化。

书云:喜乐无极则伤魄,魄伤则狂,狂者意不存,皮革焦。

伸腰 或作事,或读书,坐久则气血下坠,须二手伸上,先轻后重,连腰提起,用力如举千斤重物,复又渐渐轻放,如此三五次,令血气上升,身不衰败,可却周身诸病。

书云:喜怒不节,生乃不固。和喜怒以安居处,邪僻不至,长生久视。

擦足 每晚上床时,用一手握指,一手擦足心,如多至千数,少亦百数,觉足心热,将足指微微转动,二足更番摩擦。盖涌泉穴血在两足心内,摩热睡下,最能固精融血,康健延寿,益人之功甚多。

书云:喜怒不测,阴气不足,阳气有余,荣卫不行,发为瘫疽。

洗浴 浴时先以热水扑胸,则不致冷热冲激。浴完小便,能去腹中寒温气。但饥时不可浴,浴须避风。

《聚书》云:喜则气和性达,荣卫通行。然大喜伤心,积伤则损,故曰:少喜则神不劳。

养气 一少言语养神气,二戒色欲养精气,三薄滋味养血气,四咽津液养肺气,五莫嗔怒养肝气,六洁饮食养胃气,七减思虑养心气。

《淮南子》曰:大喜坠阳。

长生 人生以百年为限,节护乃至千岁,如膏之小炷与大炷耳。人大言我小语,人多烦我少记,人悸怖我不怒,淡然无为,神气自满,此生之药。

唐柳公度喜摄生,年八十余,步履轻健。或求其术,曰:吾无卫。但未尝以元气佐喜怒,黑海常温耳。

五叟言 昔有行路者,路上见五叟,年各百岁余,精神加倍有。诚心向叟拜问何得长寿,大叟向我言,心宽不眉皱。二叟向我言,山妻容貌丑,三叟向我言,语言少开口。四叟向我言,饮食宜节受。五叟向我言,夜卧不复首。妙哉五叟言 所以寿长久。抄录劝世人,愿各遵所守。

《束楼法语》曰:心喜则阳黑散,是故抑喜以养阳气。

谨虑诗 人世难逢思有常,平居慎勿恃无伤,争先径路机关恶,近后语言滋味长,爽口物多终作疾,快心事过必为殃,与其病后方求药,孰若病前能自防。

忿怒

却病词 纵欲本原致疾,贪杯气体多伤,悲欢得失总寻常,切莫胡思妄想。当食调匀饥饱,顺时增减衣裳,风寒暑湿要提防,却病全凭保养。

书云:忿怒则气逆,甚则呕血。少怒则形佚,恫愒忿恨则损寿。怒目久视日月则损明。

处世方 谦 让 卑 加随俗子,中心坚者,有大毒,必以金刚子浓汁制,方可常服,能和血脉而悦颜色,大有益。

书云:大怒伤肝,血不荣於筋而气激矣。气激上逆,呕血飧泄,目暗,使人薄厥。

独宿丸 治一切虚弱劳伤,吐血痰喘诸疾,久服令人精神康健,却病延年。昔包恢年八十八,以枢密登拜郊台,精神老健。贾似道意其必有摄养奇术,问之,恢曰∶予有一服丸子药,乃不传秘方,似道坚叩之。恢徐曰∶全靠吃了五十年独宿丸。满座大笑。愚谓独宿之妙,不但老年,少壮亦当如此。日间纷扰,心神散乱,全赖夜间休息,以复元气。

书云:切切忿怒当止之。盛而不止,志为之伤。喜忘前言,腰背隐痛,不可以倪仰屈伸。

若日内心猿意马,狂妄驰驱,至夜又醉饱而恣情纵欲,不自爱惜其精神,何能长生耐老。

书云:多怒则百脉不定。又多怒则鬓发焦,筋萎,为劳卒。不死,俟五脏传遍终死矣。药力不及,苟能改心易志,可以得生。

十全大补汤 吴神烈《真君鸾谕》曰∶世间疾疫皆人自取,虽曰天行疫气,然不行于好善能修之士,若彼大恶不良,自有天条明斥。惟游移不谨之人,乃以疫气警之。予今特施不药之方,一曰好善,二曰修德,三曰积功,四曰孝友,五曰敦宗,六曰和众,七曰仁慈,八曰济困,九曰直道,十曰忠恕。此十全大补汤,普劝世人多服,真延年却病之良方也。若前未曾服者,今宜速备上料,而时时服之,亦未晚也。

隐居云:道家更有颐生旨,第一令人少慎患。

书云:当食暴慎,令人神惊,夜梦飞扬。

《淮南子》曰:大怒破阴。

《名医叔论》曰:世人不终耆寿,皆由不自爱惜,忿争尽意,聚毒攻神,内伤骨髓,外乏肌肉,正气日衰,邪气日盛,不异举沧波以注燸火,颓华岳以断涓流。

先贤诗曰:怒气剧炎火,焚和徒自伤。触来勿与竞,事过心清冻。

悲哀

书云:悲哀,憔悴,哭泣,喘乏,阴阳不交,伤也。故吊死问病,则喜神散。

书云:悲哀动中则伤魂,魂伤则狂妄不精,久而阴缩,拘挛,两胁痛,不举。

书云:悲哀太甚,则胞络绝而阳黑内动,发则心下溃,没数血也。

书云:大悲伐性,悲则心系急,肺布叶举,上焦不通,荣卫不舒,热气在中,而气消。又云:悲哀则伤志,毛悴色夭,竭绝失生。近讷云:肺出气,因悲而气耗不行,所以心系急而消矣。夫心主志,肾藏志。悲属商,因悲甚则失精,阴缩,因悲而心不乐,水火俱离,神精丧亡矣。

思虑

黄帝曰:外不劳形於事,内无思想之患,以恬愉为务,以自得为功,形体不敝,精神不散,可寿百数也。

彭祖曰:凡人不可无思,当渐渐除之。人身虚无,但有游气。气息得理,百病不生。又曰:道不在烦,但能不思衣,不思食,不思声色,不思胜负,不思失得,不思荣辱,心不劳,神不极、但尔可得千岁。

庚桑楚曰:全汝形,抱汝生,无使汝思虑营营。

《灵枢》曰:思虑休惕则伤神,神伤则恐惧,自失破捆?脱肉,毛悴色夭。

书云:思忧过度,恐虑无时,郁而生涎,涎与气搏,升而不降,为忧、气、劳、思、食五噎之病。

书云:思虑则心虚,外邪从之,喘而积气在中,时害於食。又云:思虑伤心,为吐趣,为发焦。

书云:谋为过当,食饮不敌,养生之大患也。诸葛亮遣使至司马营,懿不问戎事,但以饮食及事之繁简为问。使答曰:诸葛公夙兴夜寐,罚二十以上皆亲览焉。饮食不数升。懿曰:孔明食少事烦,其能久乎?后果然矣。

张承节云:劳,经言疗,证有虫,患者相继,决无是理。只譬如俗言,昔有一不晓事人,尝阴与一女人情密,忽经别离,念念不舍,失寐忘抢,便觉形容瘦悴,不偿所愿,竟为沉疳。

士人有观书忘食,一日有衣紫人立前曰:公不可久思,思则我死矣。问其何人?曰:我谷神也。於是绝思而食如故。盖思则气结,伏热不散,久而气血俱虚,疾至夭枉也。

忧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