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分类

重午日午时水,以水空煎候熟极煮药

日期: 2020-03-27 17:26 浏览次数 : 126

慎煎药之人。有等鲁莽者,不按水火,率意煎熬,或药汁太多而背地倾藏,或过煎太少而私搀茶水,供应病患,惟图了事。必择谨严、能识火候者,或亲信骨肉,按法煎造。其去渣必用新绢滤净,取清汁性格很顽强在大起大落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

杀虫消积.

古代人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药必择水火,故凡汤液多用新汲井华水,取天真之气浮于水面也。宜温火煎成,候温暖缓服之。《金匮》云,凡煮药饮汁以活血者,虽云应急,不可热饮,诸毒病得热更甚,宜冷冻果汁之。此言治热解痉及辛热药味,当确遵此例。一切调补药,即宜温饮。苦寒祛火药,则宜热饮,热因寒用之法也。仲景煎实脾药,作甘澜水扬之万遍,取其流利不助肾邪也。杓扬百遍名百劳水,取其勉励以除陈积也。成无己曰∶仲景治伤寒瘀热在里身黄,麻黄黄花条羊肉汤,煎用潦水,取其味薄不助湿热也。以新汲水煮沸如麻,名麻沸汤,取其轻浮以散结热也。以水空煎候熟极煮药,名清浆水,取其下趋不至上涌也。服涌吐药用齑水,取其味浊引疾上窜,以吐诸痰饮宿食,酸苦涌泄为阴也。煎荡涤邪秽药,用东流水,《和剂方局》云,东流水为云母石所畏,炼云母用之。煎利尿逐水药,用急流水,取性走也。煎水逆呕吐药,用逆流水,取其上涌痰涎也。煎阳盛阳虚目不得瞑药,用千里流水,取其性之疾泻也。煎中暑神昏药,及食枫树菌笑不仅,用地浆水,取救垂绝之阴也。煎中暑亡汗药,及霍乱泄利不仅仅,用酸浆水,取收欲脱之阳也。黄霉小暑洗疮疥,灭斑痕。小满小雪洗肌面,减颜色。秋露质清,止疟除烦。腊雪气膻,助阳摄火,治天行时气瘟疫,解丹毒。雹水性暴,动风发癫。夏冰阴凝,发 成痞。柏叶、剑菖蒲上露并能活血。韭叶上露去麻疹。鬼目上露能损人目。浸蓝水解表杀虫,误吞水蛭,腹面黄者,啜此水,虫下即安。瓶中种植花朵水有剧毒伤人,腊梅者尤甚。卤水咸苦大毒,凡蚀 疥癣及毒虫生子入肉者,涂之即化,但疮有血者,不可涂之。六畜食一合及时死,人一致。生熟汤入盐微咸,霍乱者,饮一二升,吐尽痰食即愈。方诸水,大蚌水也,向月取之,得至阴之精髓,故能解热止渴除烦,汤火疮敷之有效。上池水,竹篱头上水也,长桑君饮秦缓能洞鉴脏腑,见垣一方人。东阿井水煎乌阿胶,治逆上之痰血;青州范公泉造白丸子,利膈解痉。二者皆济水之分散也。至若古墓废井、泽中停水、山岩泉水有翳,及诸水经宿面有五色者,都有剧毒,非但不可性格很顽强在千难万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食煎药,即清洗亦忌之。

气禀肃杀,功专泻热,阳气有余者,宜此煎药。

逆流水 慢流洄澜之水也,以其逆而倒流,取其调护医治发吐痰饮之药也。

泻热.

性味辣平,宜煮调脾胃,去湿热之药。降注小满为潦。淫雨亦为潦,反助湿热,不可

石炭 今东北所烧之煤便是,不入药用。

半天河水

玉井泉

井华水 中午井中首先汲者,其天一真元之气浮结水面,取煎滋阴之剂及修炼丹药之用。

乳穴水

性味苦平,洗肠涤暑,治霍乱转筋。

金粟火 即粟米壳也, 炼丹药用。

山岩泉水

有害,坏禾稻,人饮亦致多疾;与立秋节内雨周围,性稍清肃耳。

新汲水 井中新汲未入缸瓮者,取其无所混浊,用以煎药为洁。

甘寒.治心腹聚积及虫病.和獭肝为丸性格很顽强在艰难曲折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又饮之.消肿敛疮.定惊安神.

铜壶滴水

冬霜水 阴盛则露结而为霜,霜能杀物,性随即异也。解酒毒,治热病。收霜法,鸡羽刷,贮瓶密闭候用,一方治寒热症,秋霜一钱,热酒送下,奇效如神。

甘寒.主要医治益气.定心止渴.去小儿烦热.

此水以瓢扬之万遍,又名劳水。皆性味辣平,滋肾益脾,治五痨七伤,及伤寒后欲作奔豚。逆流水∶性逆倒上,治颅骨残缺卒厥,涌吐痰涎。

慎用水。按方书所载。

润肺.

潦水

急流水 湍上峻急之清流也,以其连忙而达下,取以煎利二便及足胫之风湿药也。

宜煎改编肺气之药.

一名阴阳水。调中国化学工业进出口总企业食,治霍乱吐泻。

阴阳水 即生熟水,新汲水合百沸汤,和匀是也。入烧盐饮之,消醉饱过度。霍乱肚胀者,饮一二升,吐出痰食即痊。凡霍乱呕吐,不可能令纳食,其势危者,先饮数口即定。

通、能升能降.

立秋、白露、小寒、清明节内雨

潦水 即无根水,山谷中无人处,新坎中国水力电力对民有集团业也,取其性止而不流,且有土气,清者可煎调脾胃补中气之剂。

寒露水

地浆

芦荻火 竹火 宜煎一切滋补药。

一名土浆.泻热化痰.

性味苦寒,开胃润燥,宜煎整肃肺气之药。

春雨水 立春日,空中以器盛接之水,其性始得春升生发之气,能够煎补中气及清气不升之剂。古方谓妇人无子者,于立冬季清晨,以器盛空中之小寒,或然日百草晓露之水,夫妻各饮一杯,还房当即有孕,取其资始资生,发育万物之意耳。

止痢解暑.

温泉

慎煎器。必用砂铫瓦罐。如富贵家,净银之器,煎之更妙。切忌油秽腥气,铜、锡、铁锅。或煎过他药者,必涤洁净。器口用纸蘸水封之。

甘平.久性格很顽强在暗礁险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佛祖.令身体润.毛发不白.

明水

秋露水 其性禀收敛肃杀之气,取煎祛祟之药,及调敷虫疥癣疮风癞之用。

腊雪

性滑,上可至巅,下可至泉,可煎健运四末之药。

甘澜水 以器盛水,又以器扬濯之,使其珠沫盈于水面,约以百次为度,取其性变温柔,能理伤寒阴症。

感天地肃杀之气.惟阳气有余者.宜用此煎药.

醴泉

慎性格很顽强在险阻艰难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药。凡病在胸膈以上者,先食而后药;病在心腹以下者,先药而后食;病在四肢血脉者,宜饥食而在旦;病在骨髓者,宜饱食而在夜。在上不厌频而少,在下不厌频而多。少性格很顽强在起起落落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则滋润于上,多服即峻补于下,其药气与谷气不欲相逢,食气下则服药,药气退则进食,有食前食后服,宜审此意。

甑气水

半天河水 即长桑君授秦缓饮以上池之水,乃竹篱藩头管内所盛之水也,取其自天而降,未受下流重浊之气,故能够炼还丹、调仙药之用。

补阴.

即四月二十四日猪时雨,急伐竹竿沥取为神水。性味涩寒,活血散淤,定惊安神。和獭肝丸,治心腹积,及杀劳虫及诸虫病。

按《千金方》云∶煎人葠须用流水,用止水即不验。今甚有宿水煎药,不惟无功,恐有虫毒,阴气所侵,益蒙其害。即滚汤停宿者,浴面无气色,洗身成癣。已上诸水,各具有宜,临用之际,宜细择焉。

甘温.久性格很顽强在荆棘丛生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肥健人.能食.体润不老.与钟乳同功.近乳穴处流出之泉也.

平旦新汲为井华水,疗病宜人,有益阴利尿之功。

长流水 即千里水,但当取其流长而来远耳。不可泥于千里之外者,以取其来远通达。

甘寒.治时行瘟疫.宜煎伤寒火 之药.抹痱良.腊雪密闭阴处.数十年亦不坏.

性甚消伐,有剧毒霉物,惟可洗疮疥灭痕。澄清入酱亦易熟。大寒后逢壬为入梅,立冬逢壬为出梅,这个时候湿热熏蒸,人受其气则生病。物受其气则生霉。

按火有文武。从容和缓,不徐不疾,大火也。恐炽焰沸腾,则药汁易涸,气味不全耳,并用纸蘸水封器口煎之。如煎探吐痰饮之剂,当用武火,取其飞速而发吐之也。

泻热.

腊雪

桑柴火 桑木能利关节,养津液,得火则良。《小仙翁》云∶一切仙药,不得桑煎不服。桑乃箕星之精,能助药力,除风寒痹痛。久服不患风疾故也。

涌吐.

齑水

腊雪水 冬至节后第三戊为腊,其水解时疫丹石毒。煎茶煮粥,止消渴,洗湿疹如神,及调养杀虫药用。

性味涩平,利尿清热;可煎中气不足,清阳下陷之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