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分类

初起疮头如粟,此经气多而血少、溃腐惟宜少见脓

日期: 2020-04-04 05:31 浏览次数 : 162

此证发于鬓角,属手少阳三焦、足少阳胆二经,由于相火妄动,外受风热,更因特性急怒,欲念火生,凝结而成。此二经俱属气多血少,最难腐溃。更兼鬓角肌肉,浇薄不宜针灸,候其自溃。溃后不当多见脓,脓多者过耗血液难敛。初起宜性格很顽强在险阻艰难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柴草清肝汤解之,脓成者宜托里消毒散托之,外敷二味拔毒散。已溃内外治法,俱按痈疽溃疡门。

托里排脓汤

玉顶发 一名佛顶疽.生上星穴.在百会疽以前.由足太阳经风热所致.初起神授卫生散、绀珠丹实者贵芦橘.虚者十全大补汤加羌活.溃而黑陷.脉大神昏.二便闭者不治.

十全大补汤

水二钟,煎八分,食后服。

牛蒡黄芩

耳根毒图

壮者贵芦枝汗之下之.出黄脓者顺.出鲜血不劫财昏狂躁者逆.

处方:山菜清肝汤

初起无风疹,无寒热,饮食有味,举止平常、发疮者顺。已成疮头肿起,根脚不散,形色红活, 痛溃脓者顺。已溃脓稠,色米黄活,肿消痛止,项便、头轻、口和者顺。溃后瘀肉易腐,新肉易生,疮口易平,饮食有味者顺。

金当归草离草

水二盅,煎八分,食远服。

鬓疽 生于鬓.属手少阳三焦.此经多气少血.最忌见脓.多由肝胆怒火.或因风热气虚所致.初宜神授卫生散、柴草清肝汤清之.次以托里消毒散托之.以速其脓.脓成而至消失时.阴虚者六味干地黄丸.气虚者补中解热汤.此症虚脉虚之治也.若烦躁饮冷身热.脉大神昏者.脏腑实也.宜贵芦枝.所为疮疡实热.不利者下之是也.宜灸伏兔穴二七壮.

天疽居左锐毒右,经属胆腑生耳后,谋虑太过郁火成,此处肉薄当急救。

水二钟,煎柒分,食前性格很顽强在山高水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渣再煎服。

生川军连翘

苏木 甘草 橘皮 铃铛花 黄芩 香树 太子参 本 木防己 防风 羊婆奶 羌活独活 连壳 黄连 生地黄 黄 泽泻 当归身尾

侵脑疽 生透脑疽之傍.咳嗽引目.灸支正穴七壮.二症初宜绀珠丹汗之.次宜托里散托之.

此二证左为夭疽,右为锐毒,俱生耳后一寸四分高骨之后。夭者,不尽天年谓之夭;锐者,如锋刃之尖刻,言毒甚也。得此二证,愈者甚少。初起俱如黍粒,渐肿如瓜,坚硬平塌,紫暗不泽,较诸疮疼痛倍增。名虽不一致,而左右耳后,俱属足少阳胆经,由谋虑不决,郁火凝结而成。此处皮肉浇薄,气多血少,终属险证,急当治之。迟则热气下入渊液,前伤任脉,内熏肝肺,恶证悉添,必致不救。若红肿速溃者顺,坚硬黑陷者逆。若是投方应证,亦只十全四、五也。初宜服山菜清肝汤消解之,脓将成宜服托里消毒散,虚者十全大补汤托补之,外俱敷乌龙膏,其他内外治法,俱按痈疽肿溃疡门。

治鬓疽二八日上述,根盘深硬,色紫 痛者宜服。

又方:托里消毒散、二味拔毒散

仙方活命饮

额疽 生当额.或两额角.一名赤疽.肿如桃李.由阳明补肺益肾积热所致.实者贵芦橘下之.次以Neto散托之.溃者补之.二十一日不穴.溃而无脓出血者.不治.

托里消毒散、乌龙膏

姜三片,枣二枚,水二钟,煎八分,食远服。

生川红天花粉乌拉尔甘草节百枝

又有初起失于托里,或误食寒凉,则毒不可能外发,遂攻耳窍,脓从耳窍出者,名称叫内溃,属虚,多服十全大补汤。可能少年得此证者,其愈最缓;老年得此证者,易于成漏。

有未见疮时先作渴症.一年半载始发鬓疽.色紫疮黑.平陷坚硬.无脓.毒流耳项.气秽容枯.神昏不食者.不治.

一男生患此10日,顶高根若钱大,形色红活,此清热利湿湿热为患。用麻子大艾灸七壮,以川红清肝汤二性格很顽强在荆棘丛生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肿势稍止;以蟾酥饼膏贴灸上,更以柴草清肝汤加白芷、黄 、天花粉数性格很顽强在大起大落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脓溃肿消,半月祛除。

配方:柴草清肝汤

此证生于耳后,初起形如痰核,渐增肿势,状如伏鼠, 赤疼痛。由三焦风火,胆经怒气上冲,凝结而成。但此证暴肿溃速,根浅易愈,非若痈疽之势大毒甚也。初起心烦不眠,宜性格很顽强在山高水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荆防败毒散汗之;发热痛甚者,仙方活命饮消之;脓成者服透脓散,虚者性格很顽强在千难万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托里透脓汤;溃后外撒红灵药,贴太乙膏;脓尽换搽生肌玉红膏,生肌敛口。若遇虚者,脓水清稀,或疮口敛迟,即服香贝养荣汤补之,自敛。

川芎 当归 白芍 生地 柴胡 黄芩 栀子 天花粉 防风 连翘 牛蒡子 甘草节

鼠粘子汤甘桔归 红赤芍药黄花条凉血除蒸

水二钟,煎八分,食远服。

额疽生额火毒成,左右膀胱正督经,顶陷焦紫无脓重,高耸根收红肿轻。

一男子患此,三、二十八日顶高根活,且无表里之症,此除痰截疟湿热为患。用针挑破疮顶,以蟾酥饼盖贴,内性格很顽强在艰难曲折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加味逍遥散加皂角针数服,头出微脓,根肿亦消。

柴草清肝治怒证,宣血疏通止痛良,四物生用柴翘蒡,黄芩栀粉草节防。

神应养真治油风,养血消风发复生,羌归海棠天麻芍,菟丝熟地与山鞠穷。

百会疽 生百会穴.在巅之上.初起如粟.次大如钱.相近蒲桃.坚硬色赤.寒热忧伤.元气浓者由热毒上攻.宜黄连消毒饮、蟾酥丸、贵枇杷之类.元气弱者由虚阳浮泛.宜八味地髓丸引火归源.更以黑顺片饼置涌泉穴.灸五壮以泄其毒.若肿连耳项.二十四日不穴.神昏痰起者不治.

一男儿患此二11日, 肿寒热,脉浮数。以荆防败毒散一剂,表症悉退,肿痛仍作,已欲作脓,以托里消毒散,脓溃又以活血养荣汤加麦冬、五味渐敛而愈。

组合:山菜生地

脑铄项后如横木,精涸毒火上乘生,黑如灶烟牛唇硬,木痛未腐水流清。急施桑艾法至痛,火燎刺痛属阳经,速服仙方活命饮,若见七恶定然凶。

耳后疽 生耳后折间.属三焦经.高肿有头者顺.无脓软陷者逆.甚则嗌肿颊痛.肩肘俱疼.初起者绀珠丹汗之.热甚者凉膈散清之.已溃者如溃疡门.托之补之.

牛蒡子 柴胡 川芎 白芍 石膏 当归 山栀 牡丹皮 黄芩 黄连 甘草

鬓疽三焦胆二经,证由欲怒火凝成,此经气多而血少、溃腐惟宜少见脓。

蝼咕疖即 拱头,势小势大各有由,胎毒坚小多衣膜,暑热形大功易收。

太阳疽 生太阳穴.一名勇疽.状如伏鼠.肿连面目.寒热交加.三十一日不溃.毒即攻眼.急宜贴破.破慎八字.犯则损睛.属阳明广谱抗菌.治同透脑疽.十十日刺.得黄白脓者顺.清稀黑血者逆.

归身 黄 香果 白芍 广陈皮 白术 山薯 熟地 茯苓块 人葠 乌拉尔甘草 铁观音 熟五毒丹根凉血除蒸

托里消毒散 乌龙膏

二症起于谋虑不决.火郁而成.生于隐微.发于不测.及觉之时.毒已入内矣.红活高肿.易腐易脓者顺.坚硬伏陷.未溃先黑.未脓先腐.臭秽易生.元气易败.此毒瓦斯内攻也.为逆.微者加味逍遥散、越鞠丸、托里消毒散.随即增损.甚者十全大补汤.非倍用参附.无法以回其阳.

参苓Neto散

琥珀膏

用水三钟.煎钟半.入酒少量再煎.食后服.

一男子肿 五、十七日,彼欲内消,外敷凉药,内服大黄泄气等剂,随后 肿虽退,乃生寒热,恶心干呕,肩膊牵强,诊之脉数无力,此内虚毒瓦斯入里,凉药之过也。东垣云∶疮疽之发,受之有上下之别,治之有寒温之异。受之外者,法当托里以温剂,反用寒药攻利,毁伤脾胃,多致内虚,故外毒乘虚入里;受之内者,法当疏利以寒剂,反用温剂托里。初病则是骨髓之毒,误用温剂使毒上彻皮毛,表里通溃,共为一疮,助邪为毒,苦楚百倍,轻则变重,重则死矣。前症既出寒药之过,以托里健中汤,二服呕吐全止;又以十全大补汤加川白芷,数性格很顽强在艰难困苦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而原疮渐起;又以野山参养荣汤间服,腐溃脓稠;两月余,疮口收敛。

透脑侵脑疽图

柴草清肝汤 治鬓疽初起.毋论阴阳表里.俱治.

清肝解郁汤归芍 苓术栀柴空草随

玉枕疽图

夭疽 锐毒 夭者妖变之物也.属肝木.锐者锋利之器也.属肺金.

柴草清肝芎芍归 黄芩川红干地黄随

耳根毒

经络 中央银行直鼻上巅.属督脉经.又属足太阳除痰截疟.傍开一寸伍分成第二行.是足太阳经.再开一寸四分成第三行.是足少阳经.头角直耳上中.亦足少阳经.

回草牛子天花粉 乌拉尔甘草连翘一处宜

神授卫生汤 托里消毒散 冲和膏

脑铄 生于项后.初起如横木.久之上至巅顶.下至大椎.未脓而皮先损.或冷而木痛.时代前卫清澈的凉水.或热如火燎.痛如针刺.黑如烟灶.形如犬咬.四畔坚若牛唇.灵枢经云.阳气Daihatsu.消脑溜项.名曰脑铄.烦心者死.

海棠清肝汤

仙方活命饮

贵芦枝 八味干地黄丸 绀珠丹 神授卫生散 十全大补汤 托里消毒散 六味地髓丸 补中止汗汤 蜡矾丸 越鞠丸 蟾酥丸 拔疔散 神妙拔根方 加味逍遥散 诸症灸法 黄连救苦汤

鬓疽三焦胆二经,证由欲怒火凝成,此经气多而血少,溃腐惟宜少见脓。

耳根毒 生于耳根.状如痰核.不动而微痛.属胆与三焦二经风热所致.宜卫生散.或加升麻、柴草.或贵芦橘下之.弱者神效栝蒌散托之.因怒而耳下肿者.或肋痛脉弦紧者.小山菜汤加青皮、红花、桃仁、牛蒡.再寒热.加荆芥、百枝.盖肝者内主藏血.外主荣筋.怒则气逆.故筋蓄结肿.若不自加调摄.肝迭受伤.迁延结核.再犯追蚀之药.因此不敛不治者多.

润肌膏

用水二钟.煎柒分.食远服.

白术 茯苓 牡丹皮 白芍 柴胡 陈皮 当归 山栀 贝母 天花粉 甘草 红花 羚羊角

发际疮

初起 肿坚硬,内热脚气,脉数有力,邪实也,当利之。已成憎寒壮热,四肢拘急,脉浮者,邪在表也,宜散之。赤肿作痛,血凝滞也,散血清肝;色黯漫肿,升阳助胃。已溃坚肿不退,脉细而数,日晡发热者,宜滋阴除热。肝胆怒火上攻,心烦作躁,腮颧红热者,宜抑阴降火。已溃脓清,肿痛尤甚,虚烦食少者,宜养气血、宁心胃。溃后气血俱虚,身凉脉细,大便多溏者,宜峻补温中。溃后不敛,新肉生迟,疮口淡白,脓水不仅,健中补脾。

绀珠膏 万应膏 生肌散 玉红膏

此由阴精消固所致.急用神妙拔根法.以通其窍.内用十全大补汤加大铁花.及八味牛奶子丸.以回其阳.宜与项部偏脑疽法及脑疽医案参酌之.若攻补得法.亦有得生者.不可因其恶而弃之.

治鬓疽初起未成者,毋论阴阳、表里俱可服之。

脑铄图

黄连消毒饮 治百会疽由膏粱之变者.惟宜苦寒.禁止使用川白芷等药.性格很顽强在繁重辛苦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后忌饮冷水.犯之作脓而效迟.

玄参麦冬日花粉 防风大黄不可遗

透脑疽生百会前,形如鸡子痛而坚,软漫脓稀虚塌陷,红硬脓稠实肿尖。

黄连 黄芩 黄柏 人参 独活 防风 本 甘草 甘草梢 陈皮 防己 归尾 苏木 知母 羌活 连翘 黄 归身 生地 桔梗 泽泻

沙参养荣汤 托里建中汤 解痉养荣汤 十全大补汤

黄连消毒饮

此症虽属少阳.然脉症俱实者.随其壮弱.泻以重轻.若守经禁而纯投补剂.非确论也.

清肝解郁汤

贴两太阳穴法 治脑瓜疼如破。

透脑疽 生囟门之际.在玉顶疽早前.形如鸡子.坚而硬.头痛如斫.灸缺盆穴二七壮.

夫鬓疽者,乃手少阳三焦相火妄动,又兼肾水不可能生水,或外受风热所感。但此经多气少血,肌肉相搏,凡有患最难腐溃。此皆起于情性急暴,房欲、血虚火动,肝气凝结而成。疽之初起,寒热交作,头眩痛彻太阳,甚则耳目连鬓通肿。治法不可妄用针灸,必分阴阳、表里、邪正、虚实治之,庶不有误。且如初见疮时,多寒少热,心悸作渴,好饮热汤,六脉虚数无力;又兼患上坚硬,多不 痛,无溃无脓,疮根流散,此等之症,乃真血虚而邪气实也。治以托里为主,消毒佐之,如清肝养血汤、托里消毒散之类是也。又如见症时热多寒少,头眩作痛,口燥舌干,渴欲饮冷,二吐血涩,六脉扎实有力,疮亦 肿疼痛,肢体发热,易腐易脓,根脚不开,肿在外,此乃正气实而邪阳虚也。治以消毒为主,托里佐之,如越桃清肝汤、鼠粘子汤等等是也。大略正气胜则实,邪气胜则虚,必然一胜则一负,邪正不并立,欲其虚而不待损而自虚矣。又有未见疮时,先作渴症,或一年半载,日久日重,然后发为鬓疽;其形色多紫黑,疮多平陷,坚硬无脓,毒流耳项;又兼气味不正,形容不泽,精气神儿不明,饮食不进者,俱为不治。

鬓疽图

耳发 生于耳叶.初起如披垒.渐大如蜂房.紫赤肿痛.由三焦经风热所致.宜卫生散.或加升麻、包袱花.

参苓Neto散归 芎芍广陈皮白术随

脑后发

玉枕疽 脑后发形如硬疖.坚而难溃.痛引项肩.气粗鼻塞.此足太阳肺经伏阳结滞而成.少壮者红肿出白脓易愈.老弱者紫陷流黄水难瘥.实者内疏黄连汤.加羌活、金牌银牌花之类.或卫生散、贵金丸.虚者托里消毒散.加升麻、葛根、酒沙黄芩、木丹之类.兼服蜡矾丸.有头者刺之.涂拔疔散.无头者以离宫锭子涂之.或灸风门穴三七壮.艾如绿豆大.

一妇人患此,肿硬寒热,肠痈痛,脉洪大有力,此表里俱实也。防止风通圣散一剂,行叁次,前症稍退;又一剂,大行数次,热退渴止。惟原疮肿硬,用银针点破,插入蟾酥条,内服托里消毒散,渐溃脓而安。

玉枕疽

托里透脓汤

水二钟,姜三片,煎八分,食远服。

此疽生于透脑疽侧下,由阳光疏肝解郁湿火而成,穴名五处。红肿高起, 热疼痛,脓色如苍蜡者,属气血俱实,顺而易治;若紫陷无脓,根脚散大者,气血两虚,逆而难治。初起宜服荆防败毒散汗之,次服内疏黄连汤下之,将溃服托里透脓汤,已溃服托里排脓汤,外贴琥珀膏,围敷冲和膏。别的内外治法,俱按痈疽溃疡门。

防风通圣散

耳发图

治鬓疽初起,憎寒壮热,头眩恶心,四肢拘急者。

托里透脓汤

托里消毒散

额疽图

川芎 当归 白芍 生地黄 柴胡 黄芩 山栀 天花粉 防风 牛蒡子 连翘 甘草节

生肌散 十全大补汤 黄灵药 太乙膏

治鬓疽初起,热多寒少,头眩作痛,口燥咽干,渴常饮冷,二麻疹涩,六脉实在有力,苦闷疼痛者。

抵触有火爆渴,倍酒洗黄芩,加生石膏。腰痛者加生大黄。咳嗽吐痰涎,四肢不冷者,加三步跳。

荆防败毒散。见时毒门)

十全大补汤

水二钟,碎骨子八十片,煎八分,食后性格很顽强在暗礁险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