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分类

高肿热实清毒火,热毒上壅而成

日期: 2020-04-04 05:31 浏览次数 : 102

佛顶疽属督上星,阴阳不调毒热成,不论虚实皆险证,溃烂黑陷必然凶。

又曰∶筋疽生两足后跟昆仑二穴,乃足太阳膀胱经,多血少气。初起三五日,皮如虫蚀,过一年有虫内食其骨,骨粗脓多时凶,落虫如筋,头黄赤色,经年不瘥,名曰痿漏,一名曲疽。如脓水不止,名曰冷疽,多死。

《鬼遗方》云∶两脚心发彻骨者不治,如脚心微皮破,不至深发,脓不多者可治。

海艾汤

王肯堂曰∶顶门疽,一名佛顶疽,此属太阳经风热所致,穴名上星。由脏腑阴阳不调,热毒上壅而成。脉大神昏,二便闭结者,不治。

此证一名顶门疽。生于头顶硵门之前,属督脉经上星穴。由藏府阴阳不调,热毒上壅而成。色紫,坚硬肿痛,脉洪大而数者为实;脉微细而数者为虚,皆属险证。若溃烂黑陷,六脉散大,神昏谵语,二便闭结者为逆。首尾内外治法,俱按百会疽。

足跟疽

冯鲁瞻曰∶脚心发,毒浅者可治,毒深者不治。

耳发

顶门疽

足跟疽门主方

《心法》曰∶涌泉疽,乃足少阴肾经虚损,兼湿热下注而成,生足心涌泉穴故名。

鬓疽

申斗垣曰∶顶门疽,又名佛顶疽,乃心经受毒,阴阳不和,秽热上壅,入于脑中,遂成此证。如根脚穿过脑者,不治。

研细末。用黄蜡化开,和匀作饼,敷上包扎,即愈。

若十四日内即溃,脓浅则为痈,犹为可救,悉照痈疽施治,外用神灯照法。若虚甚脓迟十全大补汤,溃后八味地黄丸;若黑陷不疼,二十一日之内,不溃脓者为疽,属阴败之证难救。

黄连消毒饮

蒋示吉曰∶顶疽,生巅顶上,乃任脉所主,六腑不调,热壅上焦,湿聚高巅而成。

薛立斋曰∶足跟乃督脉发源之所,肾经所过之地,若饮食起居失宜,亏损足三阳经则成疮矣。若漫肿寒热,或体倦少食,属脾虚下陷也。施治之法,滋肝肾,扶脾胃为主。

又曰∶脚底穿心疔,又名井泉疽,乃肾经外感风邪,湿毒流于脚底,久则穿烂,遂成漏证。

此证属督脉经,枕骨之下风府穴,由积热外受风邪凝结而成。初如粟米, 肿作疼痛,引头顶肩项,气粗鼻塞,渐大如盘如碗。红活速溃出稠脓者顺;紫暗难溃时津血水者逆。初起内外治法,按玉枕疽。其余内外治法,俱按痈疽肿溃疡门。

澄曰∶顶门疽,有坚硬不痛者为疽,均照痈疽门施治,故不另立方法。若红肿如桃似李,或上有黄头,脓血相亲,小儿积暑热疖,多有类此者,不可作顶门疽治之。

王肯堂曰∶足跟疽又名兔啮,其状若兔啮故名。属足太阳经,穴名申脉,在足跟骨下,此处乃阴阳二跷发源之所,由脏腑积热所致。其毒深重,最忌毒药敷贴,若紫陷麻木,神昏脉乱者不治,过时溃烂者,有妨饮食,二便不调,或涉房劳,怒气迷闷者死。

足心痈

脑后发生在督经,热结风府粟肿疼,红活易溃稠脓顺,紫暗难溃血水凶。

又曰∶男酒色过度者,多患此证。

申斗垣曰∶脚心痈,乃心肾二经湿毒流注,发于足心。

宜服黄连消毒饮,以清毒火,外敷冲和膏。若漫肿平塌,紫暗坚硬, 痛根散,恶寒便泻,脉见细数者,此属阳虚,宜服十全大补汤,以温补之,外敷回阳玉龙膏。若面赤过烦,口干不渴,唇润者,此属阳虚浮泛,宜服桂附地黄丸,引火归源,更用生附子饼,置两足心涌泉穴,各灸五壮,以泄其毒。初起贴琥珀膏,已溃糁黄灵药、太乙膏盖贴;腐尽,再易生肌之药治之。若肿连耳项,痰如拽锯,七日无脓不溃,神昏者命必绝矣!

乳香 没药 海螵蛸 赤石脂

王肯堂曰∶足心发毒肿痛,亦名涌泉疽,俗名病穿板,又名穿窟天 ,属少阴肾经虚损所致。宜十全大补汤、八味地黄汤,大剂,不问昼夜投之,溃烂呕逆迷闷,脉微代者死。

用香油十两,将前药入油内,熬至黑黄色,去渣,加黄蜡一两二钱溶化尽,用布滤过罐收。每用少许,用蓝布裹于手指,蘸油擦疮。

敷法

将当归、紫草入二油内,浸二日,文火炸焦去渣;加黄蜡五钱溶化尽,用布滤倾碗内,不时用柳枝搅冷成膏。每用少许,日擦二次。

冯鲁瞻曰∶妇人足跟足指肿痛,足心发热,皆因胎产经行,失于调摄,亏损足三阴虚热所致。若肿痛或出脓,用六味地黄丸为主,佐以八珍汤;胃虚懒食,佐以六君子汤;寒热内热,佐以逍遥散;晡热益甚,头目不清,佐以补中益气汤;凡发热晡热内热,自汗盗汗等证,皆阴虚假热也。故丹溪谓火起九泉,阴虚之极也。足跟乃督脉发源之所,肾经所过之地,诸骨承载之本,若不求其属,泛用寒凉,其为夭枉者多矣。

此证一名勇疽,又名脑发疽。属足少阳胆经怒火而成,生于目小 之后五分。生在太阳穴者,无论左右皆可以生。初起如粟,渐肿疼痛,形如伏鼠,面目浮肿,七日信脓不溃,火毒攻睛,腐烂损目。若十一日针出黄脓,毒从脓解为顺易治;若出紫黑血者,系气虚不能化毒为逆难治。初服仙方活命饮清解之,毒甚宜服内疏黄连汤,外敷二味拔毒散。其将溃已溃,内外治法,俱按痈疽肿疡、溃疡门。溃后避风忌水。

王海藏曰∶兔啮久不收敛,用盐汤洗之,白术研末撒之,两日一易,谨戒一切劳碌即效。

琥珀膏

《心法》曰∶足跟疽生足跟,俗名脚挛根。此因脏腑积热,汗出涉水,远行伤筋而成。初肿红紫疼痛,溃破脓水淋沥,状如兔咬。经云∶兔啮状如赤豆,深可至骨,务须急治,迟则害人,盖谓毒之深恶也。属足太阳膀胱经,穴名申脉,即阳跷脉发源之所,又乃肾经所过之路,疮口久溃不合,阳跷脉气不能冲发肾气,由此漏泄,以致患者益虚。初起宜隔蒜片灸之,服仙方活命饮加肉桂、牛膝,溃后宜补中益气汤、人参养荣汤、桂附地黄丸,随证滋补治之。

研末,葱汁调稠,纸摊贴左右太阳穴效。

汪省之曰∶啮疽属足太阳膀胱经,多血少气,生于脚跟申脉穴,又名足疽。如初起赤肿有头可刺;黄白色脓可治。如初起便破,黑烂则凶,若不早治,令人足落不能生也。

此证头生白痂,小者如豆,大者如钱,俗名钱癣,又名肥疮,多生小儿头上,骚痒难堪,却不疼痛。日久延漫成片,发焦脱落,即成秃疮,又名癞头疮,由胃经积热生风而成。宜用防风通圣散料,醇酒浸焙为细末,每服一钱或二钱,量其壮弱用之。食后白滚汤调下,服至头上多汗为验。初起肥疮,宜擦肥油膏,用久则效。已成秃疮者,先宜艾叶、鸽粪煎汤洗净疮痂;再用猪肉汤洗之,随擦踯躅花油,以杀虫散风,虫死则痒止,风散则发生,血潮则肌肤润,久擦甚效。

澄曰∶足跟疽多因汗足涉水,或远行有伤筋骨,或湿热流注而生。初起必痒,勿视容易,可用艾灸,或因循十余日,脓血淋漓经年不敛,如痒以椒盐汤洗之。

托里透脓汤

回阳玉龙膏

额疽生额火毒成,左右膀胱正督经,顶陷焦紫无脓重,高耸根收红肿轻。

四物汤

托里透脓汤

此证毛发干焦,成片脱落,皮红光亮,痒如虫行,俗名鬼剃头。由毛孔开张,邪风乘虚袭入,以致风盛燥血,不能荣养毛发。宜服神应养真丹,以治其本;外以海艾汤洗之,以治其标。若耽延年久,宜针砭其光亮之处,出紫血,毛发庶可复生。

砒、矾二味,共研细末,入小罐内,加炭火 红,青烟已尽,叠起白烟片时,约上、下红彻住火,取罐安地上,一宿取出,约有砒、矾净末一两,加雄黄二钱四分,乳香一钱二分,共研极细,浓糊搓成线条,阴干,疮有孔者,插入孔内;无孔者,先用针通孔窍,早晚插药二条。插至三日后,孔大者,每插十余条。插至七日,孔内药条满足方住。患处四边,自然裂开大缝,共至十四日前后,其坚硬衣膜及疔核、瘰 、痔漏诸管,自然落下,随用汤洗,搽玉红膏。虚者兼服健脾补剂,自然收敛。

发际疮生发际边,形如黍豆痒疼坚,顶白肉赤初易治,胖人肌浓最缠绵。

勇疽

琥珀膏

百会疽图

神应养真丹

耳发图

三品一条枪

十全大补汤

败铜散治溃风伤,骚痒破津脂水疮,化铜旧罐研细末,香油调敷渗湿良。

此证生于督脉经风府穴,由阴精枯涸,毒火乘之而生。初起形如椒粒,坚硬紫暗,渐肿如横木,甚则上至颠顶,下至大椎,色如灶烟,硬若牛唇。未脓皮先腐烂,时流清水,肌肉冰冷,轻者木痛,重者毒瓦斯将陷,全不知疼。宜急施桑柴烘法或艾壮灸法,以痛为度;速服仙方活命饮,以舒解其毒。七日之后,不发长不生大脓者,宜服十全大补汤救之,投补药不应者难治。若初起热如火燎刺痛,属阳证,速服黄连消毒饮,外敷回阳玉龙膏。此证若首尾纯见五善之证者,属顺;见七恶之证者,属逆也。其余内外治法,俱按痈疽肿溃疡门。

仙方活命饮

苏木 甘草 陈皮 桔梗 黄芩 黄柏 人参 本 防己 防风 知母 羌活独活 连翘 黄连 生地黄 黄 泽泻 当归尾

亦有暑热成毒者,大如梅李,相联三五枚,溃破脓出,其口不敛,日久头皮串空,亦如蝼蛄串穴之状。宜贴绀珠膏,拔尽脓毒,将所串之空皮剪通,使无藏脓之处,用米泔水日洗一次,干撒生肌散,贴万应膏甚效。有因疮口开张,日久风邪袭入,以致疮口周遭作痒,抓破津水,相延成片,形类黄水疮者,宜用败铜散搽之,忌鱼腥发物。

脑铄

上为细末,陈煮酒跌丸绿豆大。每服二钱,白滚水送下,忌鱼腥、发物、火酒。

香油 奶酥油 当归 紫草

脑铄图